马家窑文化官网,欢迎您!

615-195

  • 100-100官方微信
    • 100-100
  • 100-100会长微信
    • 100-100
1200-300
彩陶博物馆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彩陶博物馆 > 学术交流

娜达利娅:的黎波利也文化中的彩陶艺术

第二届丝绸之路彩陶与嘉峪关历史文化研讨会论文

的黎波利也文化中的彩陶艺术

娜达利娅

在公元前5500到4000年之间,农耕文明开始发展,人们从采摘植物、捕鱼捕猎逐渐过渡到种植植物和圈养动物。次新石器时代取代新石器时代,金属的时代来临。

公元前6000年到3000年间,在东欧南部存在过一种独特的古代文化,这个文化以它的彩陶文化闻名于世。和这个文化相关的最早的考古发现发生在罗马尼亚。1884年,罗马尼亚考古学家T. Buraga在村庄Kukuten附近发现了一些极具艺术价值的器皿碎片和赤土陶人偶。

[图1]罗马尼亚和奥匈帝国学者将这个文明成为Kukuten。1893年,沙俄的捷克考古学家V. Hvoika在基辅的基里洛夫55号街上发现了一个古文化的居民点。

[图2,3]在1896年,Hvoika在距离基辅40千米外的村庄的黎波利也进行了挖掘。1899年,他将自己的发现发表于基辅的一个学术研讨会,在这以后,他发现的这个俄罗斯古代文化就被称为的黎波利也文化。

随着时间的推移,罗马尼亚和乌克兰的相关考古发现隶属于同一个文化的事实也越来越明显了。现在,这个文化的官方名称是Cucuteni-trypillia culture。本文为了简略,将这个文化成为的黎波利也文化。

的黎波利也文化主要分部在乌克兰的黑海东岸、摩尔多瓦、东罗马尼亚,部分分布在匈牙利。

[图4]从源头上来看,它与次新石器时代的巴尔干-多瑙河区域的文化相关。

的黎波利也文化的地理分布和促进了农耕业快速发展的温暖湿润的海洋气候基本上是一致的。的黎波利也人种植小麦、各种谷物、葡萄,经营果园。他们养殖黄牛、猪、山羊、绵羊、马等。丰富的自然资源也为捕猎提供了条件。

的黎波利也人的农耕用具和武器由动物骨骼、石头和燧石制成。在的黎波利也文化发展的后期,自公元前3600年始,加工燧石的作坊开始普遍存在。部分工具由煅铜制成,这些铜矿在喀尔巴阡和特兰西瓦尼亚山区中广泛分布。

的黎波利也文化通常分布在河流沿岸,而在有自然形成的峡谷和河流作为屏障的地区分布尤为广泛。如果居所周围没有自然屏障,那么居民的住房会以同心圆的形状互相环绕和包围。

[图5]进入住宅的入口总是对着圆心。圆心通常留有直径60米的空地,在受到敌人攻击的时候,这个空地作为牲口的圈存在。居民住在木制到住宅中,住宅用表面用粘土覆盖,屋顶两面为两面倾斜的尖顶。住宅中尺寸大的约为22/5米,用墙壁分割成4到5个隔间。在每个隔间里,都有一个炉灶,可见这里是可以容纳下一整个大家庭的。大部分住宅有两层。

[图6]根据房子中只有二层有炉灶的事实看来,住宅的底层主要用于生产用途。也有面积相对较小的住宅,通常为7/4米的小住宅,其中只有一个炉灶。小面积的住宅数量相对较少。

专家在的黎波利也群落的住宅中发现了两种陶制的住宅模型,一种是封闭的、展现房屋外部装潢的模型,另一种是打开的、展现房屋内部装潢的模型。

[图7,8,9]模型尺寸为42/36厘米。根据模型可以推测出,在每个的黎波利也住宅中都有一个十字星的供台,供台上供奉有赤陶的宗教神像。

的黎波利也群落的居住范围通常在几十公顷之内,但也有比较大的群落,其居住范围可达到200到450公顷,这些群落可以容纳1到1.5万的人口。大的群落也是严格按照同心圆的模式分布的。学者将这些群落称为“原”。在这里,包括纺织业在内的手工艺开始发展。公共建设涉及了大量的居民的管理。

在的黎波利也文化发展的早期和中期,是没有墓葬的存在的。死者被火化后,死者家属并不会将其埋入地下。学者认为,的黎波利也群落有太阳崇拜和火崇拜。的黎波利也人燃烧村庄的仪式是其火崇拜的佐证之一。农耕业的活跃使得的黎波利也人对于水的用量大大增加,水源的供应随着不断的使用减少,因此每隔50年到80年,居民就需要移动到另一个地方居住。但是在移动之前,的黎波利也人会有一个复杂的仪式以告别原来的居所以及居所中已经逝去的人的灵魂,的黎波利也人认为死者的灵魂会继续生活在住宅中。他们为故去的人在住宅中留下餐具、作物种子和各种工具,在这之后,他们将房子燃烧。尤其地,的黎波利也人会进行与烧制陶器用的炉子的告别仪式。为了确保日后的生产活动顺利进行,他们将特制的器皿放入炉子以表示对守护神的敬意。正是由于这个文化传统的存在,考古学家才发现了大量的彩陶,而这些彩陶的特征正是这个时代的陶器艺术的主要特征。

[图10]

研究的黎波利也文化的学者将的黎波利也文化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早期(公元前纪年的前5000年)、中期(公元纪年的欠5000年以后~公元前3200年)和后期(公元前2300年~2650年)。这些阶段划分的依据很大程度上参考了制作陶器的方法与技术。

根据加工的技术特点,的黎波利也陶器分为两大类:厨具和餐具。前者在的黎波利也文化发展的所有阶段都呈现同一种外形特征,即为宽口的较深的锅,其制作的原料中加入了捣碎的贝壳。当时的黎波利也人还没有开始使用陶轮,所有的陶器都系手工搓成条后堆积后制成。餐具不管是在技术上还是形态的多样性上都更加的复杂与丰富。在早期,有颈部呈圆柱体的容器,也有由两个椎体组成的钵;有拟人的和兽形的容器,也有不同形态的盖子等。这个时期的容器的器皿表面多有深入雕刻的装饰图案,这些装饰图案多以蛇的形象为原型。在的黎波利也文化发展早期阶段的最后阶段,蛇的形象渐渐被流线型的槽纹和锯齿状的雕刻所取代。器皿上常常有白色的膏状的装饰。

在的黎波利也文化发展的中期的开始的阶段,器皿上开始出现烧制前就进行彩绘的工艺。

[图11]餐具使用清洁过的黄色或者接近白色的陶土制成,有时会在原料中掺杂沙子。器皿表面上涂有由液态的粘土制成的釉底料,而后在釉上进行彩绘。在烧制之后,的黎波利也人会在器皿上涂上一层均匀的橙色或砖红色的涂料。对陶器进行装饰的技术主要有以下三种:

• 单色的彩绘,使用黑色的颜料在橙色的陶表面上进行绘画。有时会使用颜色比较亮的白色粘土作为釉底料。

[图12,13,14] 多色的彩绘,使用黑色和红色的颜料在白色的陶表面上进行绘画。

[图15,16]  多色的彩绘,使用黑色和白色的颜料在红色的陶面上进行绘画。

的黎波利也陶器最普遍的形状是半锥形和半球形,也由两个锥形或球形组成的形状、梨形。除此之外,还有宽颈的、有腿和把手的容器、对称的两个杯、头盔状和轮胎形状的盖子。

[图17,18,19,20,21]

在森林线以外,同做工较好的陶器一起,学者发现了很多用掺有杂质的粘土粗糙地制成的陶器。它们的表面常常覆盖有锯齿状的小槽,有时这些陶器的器身上带有动物头装饰。这些都是进行渔猎的聚落的器皿的特征,这证明了的黎波利也人和周边的聚落有交流与交易关系。

在发现最大的的黎波利也文化居民点(切尔卡瑟区)的几年前,考古学家发现了三个完美的烧制陶器用的炉。这个炉的尺寸为2/2米。它是一个带通风口的三室炉,就算从现代意义上来说,这个炉也是十分实用和先进的。目前,研究者们正在相关专家的帮助下尝试使用这个炉子,以还原三室炉的工作技法。次新石器时代的陶器装饰被研究者们看作是一条认识当时人类对于宇宙的认识的途径。

[图22]通过研究者们的解读,的黎波利也彩陶装饰的表达重要核心之一就是农耕者的心理和世界观。在的黎波利也文化发展的后期,的黎波利也聚落的分工中出现了畜牧业者这个分工,这个过程在其彩陶的装饰中也有所反映。

农耕者的生活与反复无常的生态变化,尤其是天空,即太阳和降水密切相关。在的黎波利也人的巫术中,存在各种法术和仪式,其中一种祈求粮食多产、土地丰厚、作物丰收;还有一种祈求充足的太阳和适时的雨水。从的黎波利也文化的陶器中的手工艺里可以得出结论,在的黎波利也人的世界观中,世界是由垂直的几层部分构成的。最上层的部分是“上层天”,在“上层天”上储存有天上的水分,这部分水分通过降雨的形式落在大地上,滋养万物。“上层天”的下一层是“下层天”和空气,这里是太阳、月亮和星星存在的地方。最下层是大地,在陶器上,大地通常用一条细线表现。在大地上常常绘有草原、植物、动物和人类。由于大地的下层没画有任何的图案,可以推断的黎波利也人对于地下的空间没有相关的想象。

[图23,24,25]

在的黎波利也的陶器装饰中记录了连续不断的天体运动,表现了光的四个角度,大自然的周期性如日夜更替和四季变化。

的黎波利也文化对于世界的表现包含了许多的维度:二维、三维、四维、七维等。

[图26,27,28]

从的黎波利也文化发展的早期阶段开始,的黎波利也彩陶的主要装饰元素之一是螺旋纹。螺旋纹表现了太阳的不断转动。

[图29]尤其能够看出这个观点的,是有些在螺旋纹周围绘有太阳的陶器,其中,太阳用中心有十字的圆圈表示。

[图30]绘画在陶器周身的螺旋纹没有起始页没有终点,这是生命周期循环的象征。

[图31]螺旋纹象征着宇宙从简单向复杂、从低级向高级的演化过程;同样也象征着宇宙和更小的生态的生命力。螺旋纹通过结合动态的形态和圆,象征了时间、周期,从而代表了生与死。作为一个没有终止的动态图形,螺旋纹代表了发展、永恒的运动和生命。

在的黎波利也文化中,蛇的形象和螺旋纹息息相关。

[图32,33]最早的蛇的形象被等同于天和地水域的生命之源。蛇被认为是天地之间的纽带,也是大地回春的象征。蛇的特点在于它与自身生长的环境不可分割(水、土壤、树),它是自己生长环境的延续,是这个环境的象征。与天水和地水同时互动的关系使得蛇在古代人类的世界观中占用重要的地位。蛇和龙的形象象征了男性的起源 。

[图34]蛇作为一种闪灵,与的黎波利也人观念中的世界起源密切相关。作为“地下之主”,蛇被认为是地下宝藏的守护神,并且它可以将地下的宝藏带进人类的住宅。蛇是善良和灵魂的象征,它保护人类的住宅,保佑先祖的灵魂

[图35,36,37,的黎波利也陶器上的蛇保护神]人们认为蛇与死者灵魂之间有联系,这与它们的全知和治愈的能力有关。人们常常将蛇的形象绘制在收藏作物种子用的大容器上,希望蛇能够保护里面的种子。

[图38]据研究,在大多数的农耕者的生活中,不大的无毒的蛇起到了很实用的作用。在猫被驯化之前,人们用蛇来驱赶老鼠。这样一来,蛇不仅从神圣的象征意义上,也从实际的意义上保护着的黎波利也人的作物等财产。

蛇的形象与男性和女性的起源都有关,这给了它融合两级的象征意义。蛇将生与死、善与恶、智慧与愚昧、创造与毁灭联系在了一起。在的黎波利也彩陶礼器上,常常绘制有两条蛇——这两条蛇象征着两级的平衡,这让笔者想到了中国道教思想中的阴阳平衡的概念。

[图39,40,41]

的黎波利也文化中的蛇纹与最古老的太阳崇拜标志之一——代表了太阳与地球的相对运动以及四季的划分的卍字有很大的关系。卍字常常被绘制在一个圆圈内,在铜石并用时代,它被认为是太阳盘面的缩影。

[图42]卍字常常被点、辐射状条纹、锯齿状条纹等环绕,用来象征太阳。据推测,从早期的农业宗教的角度来看,这些符号象征着天与地的连接。

在新石器时代,卍字成为螺旋状并且常常与蛇的形象合并。“的黎波利也螺旋纹”由相互交织的两条蛇组成,与起源于更早的时代的线性装饰。在的黎波利也文化发展的时代,广泛存在着两头为螺旋纹的卍字:两条蛇首首相接,分别向不同的方向旋转,呈螺旋状。

[图43] 除螺旋纹之外,在的黎波利也彩陶中还存在曲线纹、圆圈、弧形纹等线条。

[图44]在的黎波利也彩陶的装饰中也常常可以见到古代的标志性星座之一——七芒星。在古代的天文观念中,七芒星的每个“芒”都与太阳系中的一颗星球和一星期中的一天有关。古代的农民十分重视一些植物与太阳系中一些行星的关系。七芒星也被称为“贤者之星”并被和人类从物质阶段到精神阶段发展的步骤联系到一起。

古代农民的生活与神秘的仪式密不可分。在对的黎波利也群落的住宅进行发掘的过程中,研究者们曾不止一次地发现圣所的陶制模型以及墙上的双螺旋纹的蛇形卍字。但是到目前为止,考古学家们只找到了一所真正的圣所,该圣所在的黎波利也文化最大的聚落——基洛沃格勒区Nebelevka附近。圣所面积1200平方米,其主要的祭坛呈十字形,十字的每条边都达到大约4米的长度。目前有共来自9个国家的学者在着手研究这个聚落。

根据大多数研究者的观点,这个群落的宗教仪式主要在家庭的神龛中举行,为此家庭神龛采用了十字形状。用于宗教仪式的器皿主要有以下几种:成对的杯子,其用处目前尚且不明了,同样的还有放在托盘里的碗。托盘由两个或四个黑色的程式化的女性形象组成,这些女性围成一个圆圈,将大碗向天空托起。据推测,人们在春天的与祭拜水神有关的仪式中使用它们。

[图45,46,47]

与仪式器皿相关的同样有一些小零件——的黎波利也人在他们的祭坛上摆放了各式各样的人和动物的小陶像。考古学家发现了大量的覆盖有槽状装饰的女性陶像。关于这些陶像所代表的意义,学界众说纷纭。有些研究者认为这和的黎波利也人对于死者和祖先的崇拜有关,认为这是用于替代活祭品的物品,从而建立了母系社会的生殖崇拜。另外一部分研究者则认为这是神的塑像,是的黎波利也人住宅的保护神。

在的黎波利也文化发展的早期阶段,有很多女性的陶像都表现女性坐在特殊的椅子上的形象。

[图48]而在的黎波利也文化发展的中期,陶像中的女性形象变得更加的苗条,且站姿女性居多。

[图49]也有抱着小孩的女性陶像,但更加常见的是怀孕的女性陶像。

生殖崇拜通常与女性,尤其是母亲的形象联系在一起。的黎波利也文化将女性和生殖崇拜联系在一起的做法是这样的:在的黎波利也女性陶像的小腹处画有菱形的符号,菱形内部用两条线连接四个顶点,每个分割出来的小菱形里都画有一个点。据推测,这可能是怀孕的程式化表达。在女性陶像的胸部通常画有相互交织的两条蛇的图案。蛇通常与男性的起源以及保护子女、作物等有关。

[图50]在用于制作陶像的陶土中加入了作物种子、谷物和面粉,这进一步证明了这些小陶像与生殖崇拜的关系。

母亲的形象在世界的古代文化中主要有以下几个意义:

• 母亲的宏观形象即宇宙意义上的母亲——大地。大地是天的神圣的配偶,生成万物。她不加区分地哺育和守护万物,既哺育和守护神圣的,也哺育和守护罪恶的。

• 母亲作为生命、永恒、温暖和博爱的象征。这种对于母亲的理解主要存在于早期的人类社会。母亲是整个群落的头领,保护族群不受到外界的侵害;是家庭的善良的女神,保护族群、家庭和孩子。

• 母亲作为一个女神的名字。这与古代人类对于线条(头发、纤维、纱线)的联想有关。一些学者认为在的黎波利也文化的女性小陶像上有相互交织的水流图案,从而可以将其与母亲之神保佑的纺织工业之间联系起来。

[图51]

与人形陶像相同,兽形的小陶像也比较常见。其中常见的动物形象有牛、绵羊、山羊、猪等家畜,狗、熊、鹿等与捕猎有关的动物。

[图52]最受到重视的动物陶像是仪式用的公牛陶像。

[图53]除了单个的公牛陶像,也有两头一对的陶像。考古学家在发现了许多公牛形仪式用器皿的同时也发现了许多奶牛乳房形状的杯子。

[图54,55]牛是的黎波利也文化聚落的一个重要的图腾符号。它被神化的原因绝不仅仅是因为它在农耕中的重要作用。在日常生活的层面,牛象征着繁荣、男性的力量和身体健康。在的黎波利也人的日常生活中,公牛是最强壮的生物,因此,它们被认为拥有大自然的伟大力量,从而被人们所尊敬。我们古代的祖先根据通过观察发现的天体运行规律安排自己的日常行动,公牛在神圣的层面上被认为是天国和太阳神的象征。考古学家在的黎波利也文化聚落中挖掘到陶制的公牛头,牛的额头上有举手祷告的女性形象。据推测,的黎波利也人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表达男性和女性的起源统一、天神与地神统一的想法。

对于的黎波利也文化的文化层的研究允许我们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即的黎波利也文化和其同时代的文化保持着直接或间接的联系。他们不仅在老欧洲范围内,也和高加索和小亚细亚地区发生着文化和技术的交流。然而的黎波利也文化和巴尔干、克里特岛和爱琴海周边大部分地区的联系更加紧密,在这个时期,这些地方的米诺斯文化蓬勃发展。在罗马尼亚,在一所被叫做“领导者之家”的大型住宅中,发现了进口的早期希腊和米诺斯的陶器碎片。的黎波利也人用于贸易和交流的主要媒介是黄金和铜,这些资源提取于西瓦尼亚喀尔巴阡山脉。

的黎波利也文化的繁荣时期跨越千年,从公元前4000年到公元前3000年。大约从公元前3000年到公元前2050年间,的黎波利也经济开始衰落。这主要归咎于欧洲的气候变化使得农业衰落。彩陶的数量减少,粗制滥造的彩陶的相对数量越来越多,同时,地面上的坟墓开始出现。这表明的黎波利也族群开始和其他族群,特别是西北的族群融合。

目前,乌克兰的所有的国家历史博物馆中都展览有的黎波利也文化的文物。遗憾的是,由于该国的大部分文化遗产专家和博物馆专业人员狭隘的专业态度,的黎波利也文化并没有普遍地被大众所熟知。大量的考古学发现被秘密地贮藏起来,不对大众开放。然而在二十世纪以来,人们的意识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因此在90年代发生了对于的黎波利也文化的“兴趣大爆发”。早在十月革命以前,乌克兰境内已有了约300件的黎波利也彩陶的私人收藏。这些私人收藏部分在战火中被损坏,部分仍然被个人收藏家收藏。大约20年前,收藏家A.Plishuk着手创建的黎波利也文化博物馆。在他的努力和一众艺术家的支持下,在的黎波利也村庄,古阿拉特-乌克兰博物馆成立。在相同的地方有基辅区域考古博物馆。

的黎波利也文化的推广目前主要由社区组织从事。其中一个社区组织是科洛-雷社区,该社区为复兴的黎波利也彩陶而建立,它的目标是还原我们远古的祖先的生活方式、农作工具、工艺品和精神文化。

作者:(乌克兰)娜达利娅·玛依耶夫娜(Nataliya Chzhen)

(乌克兰)郑夏莹 (Chzhen Sya In)

上篇:

下篇:

分享到:

来源() 作者() 阅读()
标签
相关内容

    甘肃省马家窑文化研究会

    甘肃马家窑彩陶文化博物馆

    地址:甘肃省临洮县南关1号临宝斋文化楼

    电话:0932-2248229

    甘肃省马家窑文化研究会鉴藏委员会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城隍庙西一楼6号临宝斋

    电话:+86 13893202682 0931-8400685

    来信来稿:3027199@qq.com

    164-100

    Copyrights©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甘肃省马家窑文化研究会

    总访问 次  陇ICP备05004307号  设计制作 宏点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