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窑文化官网,欢迎您!

615-195

  • 100-100官方微信
    • 100-100
  • 100-100会长微信
    • 100-100
1200-300
会长专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会长专栏 > 诗词散文

我的老伴•98

2017.12.7

我的老伴(九十八)

老伴走后,我一直在追寻一个问题,他七十岁离开人寰,是命中注定的吗?我们正式发现她的病是在2013年,当时他健健康康,他不相信自己有病。四月份我福建的一位朋友,退休后带着她的医生老伴来甘肃,我老伴她们原来就关系很好,在她们谈话间,作为医生的她发现了我老伴向她谈的一些身体状况,引起了她的注意。之后她悄悄告诉我,一定要带老伴到医院检查一下。但我老伴坚决不去检查,她说自己好好的,检查什么。

过了一个多月,我们才哄她陪儿媳妇做检查,顺便也给他做了检查,发现她已经患了子宫颈癌。这才引起了我们的重视,我们没有告诉他,便立即做出决定,到北京301医院做手术切除,手术做得很成功。

实际上,应该说,她的子宫颈问题,在2012年十月和我一起在临洮医院做健康体检时就已经发现了,我回忆起这一段历史,对临洮医院的那位做健康检查的女医生(当时未问她的名子)就特别气愤。她已经发现了问题,却没有告诉我们去做进一步检查。她却说有问题,由她开一些药治一治就好了,结果她当时一下子开了六百多元的药。但他开的药只吃了两顿,不但没好,还更严重了,就将药停了扔掉了,另找医生去开药。可恨她一个做体检的大夫,却不向病人如实反映病情,建议做进一步检查,却利令智昏地大剂量的推销她可以拿提成的药。这种既盘剥了老百姓的钱,又导致耽误了病情检查的恶医,至今想起来还叫人可恨。我也在想,当时碰到这种恶医,就是她耽误了我老伴的病情的及早检查发现。难道是我老伴命中注定的?

我老伴的宫颈癌动手术之后,虽然经历了放化疗之苦,都熬过来了。脱落的头发也重新长出来了。经过两年时间,健康恢复得也比较理想,但95年她的腰最键盘突出导致她又卧床九个月,到腰椎间盘好一些了,能出外行动了,我满怀信心的准备她恢复健康之后,重新带她出行到国内外去旅游。

想不到95年下半年他的腿又摔断了。96年她的腿长好了。我们满怀信心的迎接他的全面恢复健康,但他的腰疼又发作了。白天疼的不厉害,能出去走走,但晚上疼得非常厉害,几乎整夜不能睡觉。我心疼她,请来了各路的医生,扎针的,拔火罐的,按摩的都没能解决问题。于是根据别人说的到兰州中医院骨科去做小针刀治疗,结果小针刀一点也没起作用,他们却输了半个月液体。反而把我老伴输得走不动路了。正在这时间,北京一个医医疗管理部门的朋友打来电话,动员我立即带老伴到北京301医院来做腰椎间盘手术,他说给他妈做的腰椎间盘手术非常好,他连给我老伴做手术的主治大夫也联系好了。怎么办?去不去呢?我一直犹豫,他又打过来电话说赶快过来做,不做的话,以后有可能导致瘫痪。他是医疗部门的人,说话是有分量的,我们决不能让老伴瘫痪了。于是我就决定去北京。为了老伴的健康,无论花多少钱我们也愿意。腰椎间盘手术是成功的。但是手术后出现了炎症,最后又导致出现了脑梗,正是这次手术,导致我老伴走上了不归之路,至今还让我后悔不已。设要不做这个手术,说不定我老伴到现在还活着,当然这只是假设。不过也十分奇怪,我老伴手术前他亲自到卧龙寺菩萨庙上抽过一个签,签上说的非常不好,意思是无论怎样,也躲不过灾难。当时也没在意,我们全家花了九牛二虎之力,下决心和疾病作斗争,一心要把我老伴救过来,让她健康活下来。但最终我们还是把她没有留住,我亲爱的老伴还是离开了我们。难道这是躲不过的天意,这就是老天安排的吗?

我总觉得蹊跷,在发现她的子宫颈癌之前的2012年,她就自己选好了布料,做好了自己的老衣,她似乎己冥冥中对自己的后事作了安排。那时她不断地对我说:“俩口子那一个走在前,那一个就幸福。”并说,“我不愿活那么常时间。”这话她不至一次说过,一次我问她:“你是不是要提前走。” 她说:“我就想在你前边走,我不愿话那么久。”我问她:“你为啥提前走?” 她说:“我提前走,有你照顾,我就享福,病危时有你照顾就少受罪。你若提前走了,留下我,儿在儿房里,女在女房里,老娘丢在古房里,我可不愿那样。”我说:“这你就私心太重了,你前边走了,我怎么办。”她说:“你是一家之主,孩子们孝顺你,他们会照顾你。”我说:“孩子们虽然好,他们能像你一样睡在我身边,烦懆时和我说话,想解手,你怕我感冒,就去拿尿盆,该子们能做到吗?”  她说:“这就是我最放心不下的地方,我提前走了,你就再找一个来陪伴你,照顾你。我就放心了。”  我说:“你说的好,能有你一样照顾我的人吗?我不能让你提前走。”

不知什么原因,2011年和2012年,她就爱说她要先走这些话,说着说着,到2003年就查着了她的癌症。这就奇怪了,人的病是不是与自已心理有关,或者提前有预感?

我们为了治好她的病花了五年时间,动了多次手术,住了十一次医院,还是未能挽留住她的生命。到今年九月,她的病己到了晚期,我想起了她过去到布料市场选了自己心爱的布料,把老衣也做好了的事,我问她,你为啥要把老衣提前做好,是不是提前有预知?她只是告诉我,那年有闰月。

老伴走后,我一个人睡在我们俩长期生活的卧屋中,烦脑来了,没有人陪伴我聊天,想解手,忘记拿来尿盆时,我得一件一件穿好衣服再下床去解手,以防感。这时我想起我的老伴,暗自泪下,对谁诉说?我现在真是到了,儿在儿房里,女在女房里,老爹丢在古房里。亲爱的老伴,你就这样留下我一个人走了,不再照管我了?我怎么办?我知道,你最放心不下我的就是这一点,你在临走时还念念不忘地这样说。老天啊,你带走了我这样好的老伴,叫我怎么办?

我想起老伴说的话,“谁先走谁享福,  ”那么,谁后走就受罪啊!孩子们再好,也不能像我的老伴一样从内心,从精神,从生活等各方面陪伴照顾我,看来再好再多的的子女也不如一个好老伴。孩子们尽的是孝心,活的时候问候问候你,面上能看到事情的照顾和关心你,而内心和精神的需要,孩子们看不到,也照顾不了你。死后瞌头烧纸烧香,叫别人看看。老伴尽的却是实心,解决的是每一个实实在在的需要,包括内心的和精神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她不是让为了让别人看。

有朋友劝慰我,你老伴对你那么好,她最放心下下的就是她走后没人照顾你陪伴你,你找不到个陪伴照顾你的人,她也无法去超生啊,你要为她着想。

我该怎么办?哎!人生难啊!特别是人生到了老伴逝去之后的晚年,更难啊!有谁知道我的苦楚?找吧,别人和子女会说我对老伴不忠实,会说我对老伴的感情是假的,不找吧,同情我,和我一样失去老伴的人,并知道情况的知心朋友会说,你以为不找就是对老伴的忠诚?你的老伴放心不下你,就无法去超生,为了让你老伴放心去超生,你也得找一个人来照顾陪伴你。

难哪!谁能帮我回答这个问题,我该怎么办?又有谁能愿意象我的老伴一样来陪伴照顾我这个老头子?人生的谜语太多,叫人永遠猜不完。人生的观念太复杂,我该如何适应?

按传统文化,丈夫去世,妻子就得守寡,才能为之立牌坊。而妻子去世后丈夫就能取妻纳妾。对妇女太不公平。当今男女平等,亲爱的妻子去后,孤独的老头子,到底该怎么办?特别是写了九十五篇《我的老伴》日记的老头子,我该怎么办?

面对全国各地的文化交流的邀请,没有人陪伴我出行,最近土耳奇和希腊的文化交流活动已由中国书画世界行在国家文化部门的支持下通知我出行,往曰文化交流的国内外出行活动,都有我的老伴陪伴,现在老伴不在了,谁来陪我?子女还有他们劰工作,就连这次北京朱总邀请我去写字,宋兆麟教授邀请我去北京考查丝绸之路文物,我已答应去,儿子却顾不上陪我出行,只得叫孙子陪我出行,当儿子孙子都顾上的时候,又有谁来陪伴我呢?而这些事情,过去都是由老伴来陪同的。现在已经在地下的我的老伴一定放心不下我,这就是她临终时告诉我最揪心的地方。甚至他病危时后,她告诉我,她要走了,但过了两天,她又好些了,她对我说,她不走了,他放心不下我。直到她临终时,她还用眼睛停停地注视了我好一会,我亲爱的老伴,她有牵挂啊! 有牵挂,她就不能安心去超生啊!

天下众生茫茫,我何时才能告慰我的老伴,你放心去超生吧!

上篇:

下篇:

分享到:

来源() 作者() 阅读()
标签
相关内容

    甘肃省马家窑文化研究会

    甘肃马家窑彩陶文化博物馆

    地址:甘肃省临洮县南关1号临宝斋文化楼

    电话:0932-2248229

    甘肃省马家窑文化研究会鉴藏委员会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城隍庙西一楼6号临宝斋

    电话:+86 13893202682 0931-8400685

    来信来稿:3027199@qq.com

    164-100

    Copyrights©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甘肃省马家窑文化研究会

    总访问 次  陇ICP备05004307号  设计制作 宏点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