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窑文化官网,欢迎您!

615-195

  • 100-100官方微信
    • 100-100
  • 100-100会长微信
    • 100-100
1200-300
会长专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会长专栏 > 诗词散文

我的老伴•97

2017.12.4.

无法排遣的思念

老伴走后,我对她的思念魂牵梦萦,这思念一直牵动着我的往日岁月的情怀,不由我回忆一幕幕的过去。记得我与我的老伴,在年轻时也曾发生过一次很大的矛盾。那时我们结婚五年,还正在文革时代。当时经济很困难,我想为她亲手做一条裤子。一方面为省钱,一方面为求她欢心。我悄悄到商店买来稍带点紫红的粉色的灰布料,又专门买来书籍学习裁剪,花了好大心思才做成了一条裤子,结果她不喜欢,她干脆不穿。这就使我的一片心血白费了,更觉得他不尊重我,就连试一下也不试,有点大男子主义的我,从尴尬到非常生气。一个从来没遭受过这种屈辱的男人,竟然恼羞成怒,一气之下就把她洗衣服的水盆一脚踢翻了。没有遭遇过我这个举动的妻子,她竟然哭了。

她这一哭,倒哭醒了怒气冲天中的我,我立即知道自己做错事了。这时我清楚了,人对人的付出并不和别人的喜欢成正比,对颜色和样式的审美,各人是有天地差别的,怎么能把自己的喜欢强加给别人呢?这更使我认识到了,女人的眼泪比男人的拳头厉害。拳头打疼的是人身,而眼泪打动的是人心。

她弱弱的一哭,我的五脏六腑也被触动了。我觉得她的哭比什么都强大,就会立即促使我反省,我就会问自己,是我错了吗?在当时如果她和我强势对立,和我大吵大闹,那就非常糟糕了,那会是什么后果呢?按我的性格,必然我不会屈服,大吵大闹下去,一定会在双方心灵上留下很重的阴影,这样下去,最后的结局很可能就是两人的拜拜。所以从这里我才体会到了以柔克钢的力量。我们两人的契合正是一柔一刚的搭配。

我们俩个不是从来没有产生过矛盾,但我们只要产生矛盾,他一表现出弱弱地委屈,一切矛盾问题就都解决了,我便会立即检讨自己。所以在我们的生活中就只发生过那一次“非理智地”冲突事件。后来我们之间就再也没有发生过吵嘴现象,更没有发生过动手动脚的现象。我们俩到一起就有说不完的话。好多时间我都在外边闯荡,在家时间少,一见面就很亲切。

我的老伴脾气好,从不强势对人,这与他的家庭出身有关。她出生在一个富农的家庭,当时“地富反坏右”五类人是被专政的对象。所以他们家只能灰溜溜的夹着尾巴作人,这就养成了她的脾气好,不强势。我也因家庭问题,中学毕业后,虽然成绩优良,但在阶级斗争的背景下,政审未通过,大学不录取,只得灰溜溜地回农村。就这样我们两家都作为社会受歧视的家庭,也算门当户对。为了完成父母想抱孙子的心愿,我们就没有经过一天恋爱就糊里糊涂地结合在一起了。说也奇怪,我们订婚后,正是文化大革命时代,恰好遇上了三忠于画毛主席像的活动,我的绘画天才得到了极大地发挥,我一下子成为既获得了名,又获得了梦幻收入的人。不但挣了当时不敢想象的多钱(每月达两千多元钱,这收入只有京剧演员马连良才有,毛主席一个月的工资才四百元),而且还出了大名。我们就是在这种背景下成婚的,成婚后第四天就按与岷县约定,连一天也未敢拖延 ,马上去给他们画毛主席像,画毛主席像在当时是政治任务,那是个最风光的活儿,当时几乎把我当贵人对待。家里人和周围人都说这个媳妇脚迹好。

像画罢之后,接着办毛泽东思想宣传队,高中毕业的我,算是当时村里最高学历的知识分子和有能力办宣传队的人。我当了宣传队长,自编自演的节目演出之后在全公社很出名,为生产大队争了光。当画像和宣传队的热潮过之后,我意识到,是到了该学点养家糊口的手艺的的时候了。我便选择了去当石匠,因为当时我们生产队有一个老石匠,出外搞副业,能为迫切需要钱的生产队挣来钱,我就跟他出去为生产队搞副业。当时搞副业,算是队里最光荣,又能使自己也得到收入改变穷酸状况的好差事。

当石匠之后,每天超大的体力劳动,使我汗流浃背,我坚持下来了,最后我还成了副业组的组长,有发挥我的艺术专长,当了八盘峡抢粮的石雕艺人,为桥墩雕刻桥梁名字。但后来我发现石工这种活非常吃力,但石工手艺也即将被钢筋混您工艺淘汰。于是我又去当钢筋工,当钢筋工我还成了掌尺(匠工头),负责修车间厂房,修大桥的活儿。随后我成了生产队的副业队长,带着十几个小伙子出外搞副业,搞桥梁涵洞工程和土木建筑。带出去的人到年底回家时,个个换下了褴褛衣服,穿上一身崭新衣服回家,叫 所有社员们都羡慕不已。但社队干部看了就特别不舒服,这挑战了他们的权威。他们便硬派我当社请老师,这社请老师也是一般人求之不得的好差事,但我认为把我拴在每月只领五元工资,只有一百多个学生的农村当小学老师,这样熬掉我的一生,不行,我必须得走出农村去。当时要走出去,唯一的一条路就是上大学。于是我决定破釜沉舟追求一条上大学的路。但当时我已经二十七岁超过了上大学的年龄,再加上我是有家庭有问题的子女,上大学的政治条件达不到。但我发挥了极大的想像力和创造性,付出非同寻常的努力之后,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最终还是实现了上大学的梦想。我努力上大学的经历十分精彩和动人,够写一部小说,在这里一时半会讲不完,就不细说了。记得当时教育局长潘伟在开始时对我说:“王志安没命上大学!”,但我经过两年的努力,大学终于发来了录取通知书。副县长徐淑华对我说。:“王志安你命真大!” 这是同一件事情上对我命运截然不同的两种说法。上大学的实践,使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命运并非完全天定,命是先天的,但运是后天的,这和打牌一样,手中摸来的牌是天定的,这不由自己,但如何利用手中的牌去打,打好打坏也往往在自己的谋划中和运作中。命运的一半是命(天定),一半是运(人为),命系天定,运在人为。你的努力就是改变命运的内生动力,机遇是改变命运的外部条件。有再好的命,个人不努力,一切机遇都无法发挥作用。1974年九月,我拿到了迟来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我的年轻时的妻子,我的人生老伴脉脉含情地送我上大学了。

大学期间,有个漂亮姑娘追求我,我坚决拒绝了,我一心一意爱我的妻子,大学毕业后成了干部,我依然对真诚地对待我的老伴,不离不弃。这就是她从内心感激我的地方,母亲和她有矛盾,叫我离婚,我没有离,这也是她最感激我的原因。所以我出事后入狱坐牢,她却雷打不动的无论炎热和酷寒每月都到监狱看望了我四年,这便是我们真诚互换的结果。那四年她承受了太大的苦难,这却给了我非常大的鼓舞和力量。出狱后我重新创业,创出了临宝斋艺术商社和马家窑文化研究会,她又成了我坚定的支持者。这就是我和我的老伴的情感越来越好的根本原因。没有生活的砥砺,哪来夫妻的真情。我的老伴是我生活中的贵人,她也毫不胡含糊地把我当成她生活中的贵人。我们就是这样手腕着手从生活的泥泞中一步一步的走过来的,在相伴相扶的路上我们结成了生活的伴侣,也接成了心灵的伴侣。

我的老伴非常相信我,并全心全意的支持我,对我百依百顺,但她对别人一点也不懦弱,她对生活和磨难又很坚强。她在生产队用架子车拉六百斤重的大石头,往十公里外的大桥工地运送石料,就是汗流浃背也不叫苦叫累。在地里种的蔬菜下来之后卖不掉是,她结伴用架子车拉着蔬菜,到三十公里外的邻县康乐去买菜。多么泼辣诚实善良温柔的女人。就是在她病危时,他依然放心不下的是我,他还安排侄儿媳妇照顾我的生活,她甚至说,他走了以后,他在阴间还要保佑我们一家人的事情顺利幸福。她怎么不让我感动和敬重呢!

今天,我的老伴已经走了五十五天了,我不由自己,就会时不时的想起她。特别是我整理全家照的相片时,看到2016年春节时的照片,那是她基本恢复了健康,我们大家满怀信心,在全家福中她落落大方一脸富态之气。

想不到过了一年之后他竟然离开了我们。我心中的难受向谁诉说?我们一家人对她的思念想谁诉说?亲爱的老伴,我知道你有一万种舍不得离开我们的深情,我们也有一万种舍不得离开你的深情,老天啊!为什么你就会这样的叫她走了呢?

亲爱的老伴,我对你的思念一天也没有淡去,你是我心中的女神,你是我永久的恩人,你现在在哪里呢?你还好吗?我请人给你念了十卷地藏王经以孝亲,让你有一个更好的处境,你知道吗?我请高人为你猜卦,他说你会去一个很好的地方,这才叫我放心一些了。亲爱的老伴,我感激你对我的关心,我会照顾好自己,你就放心的去吧!

2015年我在澳大利亚进行艺术交流时认识的好朋友,澳方著名的文化人甄振纲先生闻知我的老伴仙逝,以十分沉痛和惋惜的心情专门从悉尼撰輓联,并委托我亲笔书写,并要我书写后把对联影片在微信上发给他看,看后再在搬坟时烧于我老伴的坟头,以此表示对我老伴的深切悼念。现在距我老伴搬坟的时日已近。今天我已将仁兄甄振刚撰的对联写好,发于此文之后。并在此对甄老仁兄万里撰联寄深情,表示衷心感谢。

精选留言

写留言

CCTV亚辰

王老师,每次写我的老伴我都会静静地看完,非常敬佩二老这种坚定不移不离不弃的感情,也感受到王老师一生的起起落落,今天的成功不是偶然而是必然,有相亲相爱的妻子,有承欢膝下的孩子,还有自己一生钟爱的事业,此生足矣!愿王老师身体健康,书画事业再上高峰!同是也感谢王老师给我的一些启发,关于婚姻爱情是双方来维护的,不是一厢情愿的付出。谢谢王老师

2017年12月5日

1 作者回复

你静静地阅读我的每一篇日体文章《我的老伴》,让我很高兴,说明我的文章有很多读者,我的文章能给你带来借鉴,并能深化你对婚姻爱情双方关系的进一步认识,我很高兴,谢谢你的关注和点评

上篇:

下篇:

分享到:

来源() 作者() 阅读()
标签
相关内容

    甘肃省马家窑文化研究会

    甘肃马家窑彩陶文化博物馆

    地址:甘肃省临洮县南关1号临宝斋文化楼

    电话:0932-2248229

    甘肃省马家窑文化研究会鉴藏委员会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城隍庙西一楼6号临宝斋

    电话:+86 13893202682 0931-8400685

    来信来稿:3027199@qq.com

    164-100

    Copyrights©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甘肃省马家窑文化研究会

    总访问 次  陇ICP备05004307号  设计制作 宏点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