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馆

品格纯正,心地善良为人厚道

2013年4月11日 来源() 作者() 阅读()

  我与志安先生相识,缘于他与儿子的浙江之行,东南形胜、钱塘自古繁华之地的相唔和艺术心云的自如相吻,使我们一见如故。志安先生天然具有的质朴无华的心性和具有西北人刚直之美德,更是让我倾心。

  在杭城的匆匆相遇,对于志安先生书法的造诣可谓一无所知、当到东阳市后才有机窥其挥毫的风范与品得书法大家的气质,正是相见恨晚。于是我们便成了自然而然的艺术知己。

  后我又从马家窑文化源流的杂志中见到其刊出的二幅花鸟之作,才知王志安先生是一位书画并重而优秀的当代书画家。简便是只有二帧画作与之短短的聚会,我还是本能提笔,欲为之杰出的书画艺术作一点小议,以作交流而共勉。

  要著意成为一位著名的书画双绝的艺术家,非要深厚的文化蕴育不可,诗要诗外功,书画亦要书画外的功夫,所谓常在盐酸之外,才能织演弘艺,成为传达传薪民族文艺之重任。王志安先生深谙此中三昧,于是乎苦功于书画外潜入到中国文化的研究与用精取宏,以贯如书画、壮大书画、创造书画。又因生存地域的内联与因缘,王志安得以成为马家窑文化的研究者。并成为该研究会的会长。这虽是机遇,甚乃有因,因为王志安有文化意识,有研究古文化的经验和文化底蕴,又有书画艺术的深厚功底。多年的沉潜研究与会心,使至书与文合、艺与陶吻、古与今契。有诗为证。一吟:“人类原古非愚蛮,陶衣片片诉当年。五千年后寻圣迹,文化依稀见源泉。二吟:“断云一片满西南,坡头灰土层已残。陶女不知何处去,至今寻踪话沧桑。”这是触景生情,也是对陶女创真的追思和歌颂,当然也包涵着王志安钟情马家窑文化的无限神往。这是每一个有志于文化与艺术工作者的高尚情操,也记录着他们的神圣职责。也就是这些五、六千年以前的,代表了我国原始社会最富有艺术性的文化创造的马家窑彩陶,激发了当代人极强的文化意识和艺术灵感,王志安无疑是其中代表人物之一。

  一个时代代表一个时代的艺术特征,凡有文化之艺术家莫不遵循此理。艺术是一定社会生活在人们头脑中的形象思维之产物,中国人总是把自己最熟悉与喜爱的对象作为艺术题材,王志安亦不例外,所以他的花鸟画亦是遵传统之模式与图式写之,只是更具有成熟线性的抒写性或自性地渗入某些临洮人原始绘画之图腾——马家窑彩陶中对称装饰性构成,使之绘画中带有原始与现代的变双重构成意识。

  一、 传统为尊。志安所作之画以书造像,以闭合成图。王志安的书法之线是圆中有方的,故而是气韵兼力的,其闭合构图是前后呼应的、或是层叠式的,其间的十字型构筑是具有现代前卫意识的。从量子力学的原理析之,凡有微观性的突破便见艺术的成就了。当然的王志安的花鸟画是属于纯度很高的传统性,如要突破,还是深刻地研究现代绘画的美术理论。并努力实践之,方能蔚成大观。

  二、简、璞、厚、重的书画。志安书法胜于画作,又长期受彩陶文化之熏陶,于是线性之美不能重复而弱之,必须简而概之;彩陶之圆的对称简洁、浑厚高雅美的羼入,使图中必须伟峻沉厚;而为使书图画卷长存而有必须潇洒地写之;故而王志安的花鸟走向简厚乃是魏碑书法功力弥深与对马家窑彩陶敏悟之深的结晶。其画风骨处处洮土籍籍,自然也。 

  三、色域对比的高手。色域对比以冷暖、红绿为主旋律。其实色域的任何对比均属于阴阳范畴。盖中国书及阴阳之美术也。而時色域的冷暖对比之艺术亦绘画之重中之重。王志安的一张梅花仙鹤图,偕红梅、白鹤的相衬形成暖色的主调,复以蓝色的芭蕉组成冷色的辅面,造成整体的冷暖大对比,这是大方家艺术所使也。色域对比在马家窑彩陶的运用中,可谓尽善尽美。其活泼爽朗的艺术特征表现得单纯明快。彩陶“大多使用浓亮如漆的黑彩,在细腻光洁的橙红色陶底上绘以花纹。也有以黑、白二色彩绘的。……黑白相映,分外鲜明。如永靖出土的彩陶壶以大面积的黑色,衬出陶地的橙黄色旋纹。对比强烈,十分醒目。”我想这种黑白冷暖的大对比其美学原理还是“道学”中的阴阳理论与“易学”中的太极哲理,马家窑彩陶中深思熟虑的黑白、冷暖图案定位法则,亦是中国哲学的现实应用和艺术演示。实则中国传统绘画中的黑白、冷暖、虚实,胜潜乃至闭合等对比手法皆源于此。王志安的绘画更不能离开此谱,他的马家窑彩陶之缘是得其上溯到了艺术的源头之福了。

  四、民族审美的恒定。泱泱大国的中华民族,实是礼仪之邦的典范。中国人有一定较恒定的美学定向,这就是喜闻乐见的艺术传达与大刚大柔的艺术手法。以形写神是喜闻乐见的释解,素纸墨色是水墨书画是大刚大柔美学反馈。王志安的花鸟画是实践以形写神与大刚大柔美学风韵者。笔致遒劲的线力美,也是传达中华民族不屈不挠意志力的艺术演绎。志安先生为人质璞敏悟——似黄土高坡的厚重,亦如马家窑彩陶和洮河水浪的飞动流畅。愿他在恒定的民族审美心理中,让书画艺术走向更深厚的思运,以创造出艺林中的朵朵奇葩!

  五、人格化的书画。人们常说画如其人,字如其性,我们不妨把它们作为一种艺术规律。人有外表的美更有内在的真善,在真善中须要有学问、在美中更须超脱尘外之气,有这二重美德的人我想无论从事、从艺、从文,从任何学科必大成也,并为之受人尊敬。王志安以一位学者型的书画家从事其边界艺术的溯究与研究,求艺术之博大,又以一位企业家的心智去奉献社会、投资文化,求人格的完美,是令人敬佩的。正如李作祥、冉东原二君在给他的大扎中写道:“你是一位有文化意识、有胆识的人,你既是企业家又是文化人,你赞助并亲自参与那家窑文化的研究和推广实在是作了一件大好事,……临洮是中国古文化的一个宝库,发掘彩陶宝库、阐释文化价值,是我们临洮出生的文人的天职,你以一个特殊的身份参与此项有重大价值的工作,这肯定要在临洮的文化史上留下身影。”我们从这封简信中已经清楚地了解到王志安从事文化艺术的品格与人格了。简信中短短的二句:“发掘彩陶宝库,阐释文化价值”,更是阐述了其从事研究工作的深远意义,这种文化价值的阐释也是人类生存价值和生命本能价值的阐释。是故艺术创作是崇高而伟大的,古今艺术的以对话与对景也是反璞归真的写照。

  王志安是一位从事大美术的艺术工作者,愿他在马家窑文化的博大基点上创造更多的回归大自然的文化性的佳作,以情结马家窑、回报马家窑、宏扬马家窑。

  复合归于平淡,简璞内蕴绚丽。衷心地感谢马家窑文化蕴育了一位又一位本土式的书画家,愿她升华,愿她广大。
上一篇:下一篇:
  • CONTACT US
215_130px;
Copyright @ 2010-2017 陇ICP备05004307号 版权所有:甘肃省马家窑文化研究会 设计制作 宏点网络 52X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