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窑文化研究院

从马家窑彩陶画谈中国画艺术和现代艺术——王志安

2013年4月11日 来源() 作者() 阅读()

  马家窑彩陶画基本以黑、红两色组成,以黑色作为基本框架主色,再辅以红色。当时所用黑色是氧化锰,红色是氧化铁,都是耐高温的矿物质颜料。黑者青也,红者丹也,这种以黑、红两色组成的彩陶画,也就是丹青画,所以“丹青”就成了中国画的代名词。事实上,马家窑彩陶画就是中国画的历史源头,就是中国画的根。

  (图9)这件彩陶上的人物画,用黑色线条作为造型的基本手段,生动的反映了史前农耕文明的开始。同时,这这件彩陶上的人物画使我们看到了中国画产生的悠久历史和最早形式。这件彩陶画的出土面世,使我国人物画产生的时间整整提前了两千多年。说明中国画的人物画在距今四千多年前就已经产生。

  (图8)这件马家窑类型的彩陶盆,用流畅生动的黑色线条在盆内画出了四壁的水波纹和中间硕大的蛙,其线条优美、精到,出自距今五千多年前的先民之手,应该当之无愧的称为史前的中国画精品。

  中国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国,是世界上唯一没有被中断发展历史的国家。中国的国画从远古到今天,伴随着民族的发展而发展,延续了数千年直到今天,成为影响东方乃至世界的绘画。

  中国画历来讲究笔墨,从工具材料的角度来讲,笔就是毛笔,墨就是指表达黑色的绘画材料;从艺术表现的角度来说,笔墨就是中华民族在悠久的艺术进程中形成的民族画即国画的特有艺术语言和表现手法也包含了线条运用的技法。这种艺术语言和表现手法已和国人的欣赏习惯及艺术审美观念形成了微妙的默契,架构了心灵相通的桥梁。

  中国画不同于其它画种的最鲜明的特征是,以毛笔作为绘画的主要工具,以黑色线条作为绘画的骨架和基础,以线作为绘画的基本造型语言。中国画的这些基本要素,从马家窑彩陶画上都可以看到。所以我们认为:马家窑彩陶画为形成中国画的独特民族风貌奠定了基础;马家窑彩陶画是中国画的根;它就是远古的中国画。

  第一、马家窑彩陶画是中国画形成以笔墨为主的造型基础的源头。

  马家窑彩陶画是以毛笔画成的,说明五千年前中国就已经产生了毛笔。马家窑彩陶画使用线条造型,其线条生动有力、优美和谐。这种以毛笔为工具、以线条为基本绘画语言的造型方法,为中国画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形成了中国画传承的优秀基因。虽然当时所用氧化锰黑色颜料不是墨,但它和墨一样,在色彩构成中成为马家窑彩陶画的基调。正是这些黑色,才为后来墨的发明和使用打好了基础,成为中国画以笔墨精神为核心的造型语言的艺术源头。

  中国画在几千年的发展历史中,它的精髓和生命力始终没有离开过笔墨。而且在发展过程中,赋予笔墨的含义越来越丰富,越来越深厚。笔墨则成为中国画表现力的灵魂,成为中国画形式的核心。以线条为基础并带有抽象性的思维方式和从写形出发但不追求绝对具象的绘画表现形式,力求神似而并不苛求形似的艺术精神,是中国画贯穿始终的精妙所在。

  二、马家窑彩陶画是以理性原则为基础的绘画艺术

  马家窑文化彩陶的内涵十分丰富,表现内容十分广泛,但它始终坚持了紧贴社会现实的理性原则的大方向不变。马家窑类型画着大量水波纹,这是这个时期对水的崇敬和赞美,是水崇拜文化;半山类型初期画着大旋涡纹,之后逐渐变为四圈纹,表达田园和土地。这是这个时期先民们从水崇拜逐渐转向土地崇拜,出现了土地崇拜文化;马厂类型初期画着四圈纹,随后将四圈纹转为两圈纹,另两面画上蛙神纹,;马厂类型彩陶上大量出现蛙神纹,就是先民从土地崇拜文化转向强烈希望保护土地战胜水患的要求,出现了蛙神战胜水、 驾驭水的文化思潮,人类渴求战胜自然的思想出现了。我们可以这样说,马家窑文化彩陶画艺术是远古先民理性思唯的形象反映和理性表现的艺术成果。

  三、对现代反理性反传统艺术思潮的反思

  “现代主义”艺术概念的提出在世界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是美国为塑造自己独立的艺术形象而进行的文化推广活动,它以抽象表现主义为自己的轴心。“现代主义”艺术承认在它之前的西方抽象绘画为它的前身。我们将印象主义开始到立体主义的一个时期的艺术称其为:前“现代主义”时期,或西方抽象艺术产生时期。这一时期艺术产生的背景是:1830年照相机的发明,它的普遍使用,使既快捷又真实和价格便宜的照相摄影艺术,夺走了西方写实主义油画家为贵族画像的艺术饭碗。1862年就出现了走出户外的印象派画家,走向抽象为西方写实主义油画艺术另谋出路。莫奈所画的取名为《日出》的一张画,就成为西方抽象主义艺术产生的肇端之作。之后产生了西方普遍承认的高更、凡高等一批伟大的艺术家。之后出现了马蹄斯、毕加索,西方的艺术探索,越到后来越走向抽象和反理性。毕加索倒是以立体主义方法创作了一些反映和抗议战争的抽象主义优秀艺术作品。比如《格尔尼卡》等画,以被炸毁的支离破碎的抽象方法反应战争给人类造成的罪恶,激到了极大的社会反响,因而他也就名重一时,被美国神话为伟大的现代主义艺术家。到后来,他的一些立体主义艺术作品,却走上了丑陋、荒诞和玩世不恭的嬉闹歧途,无意中对艺术造成了亵渎和不恭。我国旅居海外的著名艺术家张大千就会见过他。毕给胀的印象是:我想是因为他年轻时画得那么好,却卖不出去。那时他很穷,生活很苦。到后来他出名了,就故意乱画,也是表示玩世不恭的意思。

  毕加索是一个受过专业艺术教育的人,早期,他的画画得好,但无人赏识。后期,他从非洲艺术和中国绘画和非洲绘画中寻找灵感,传造了立体主义绘画。这些绘画是他从他早期崇拜的画家——   所画的一幅画中出现了两个透视点的方法中得到了启示创造出来的。他创造的这些画法,是不是能得到人类艺术最后的肯定,我们还要给他打上问号,但它还至少是一些拙劣的绘画作品,还能与艺术沾上边。到了美国提倡“现代艺术“,把他确定为伟大的现代艺术家后,“现代艺术”便走上了离奇古怪和歇斯底里的反艺术的道路。在他的影响下,“现代主义艺术”和 后来的一些所谓艺术家,以嘲弄、发泄、玩世不恭和恶作剧的手法进行所谓艺术创作。这些“闹术的”出现,充分暴露出了美国传统绘画艺术底蕴的浅薄,也暴露了西方社会在财阀寡头控制之下的社会困惑和无奈。

  事实上,这些玩世不恭的 “现代主义艺术”,已经走向了艺术的反面,成为一种反艺术的“闹术”。而这种“闹术“却被西方某些国家确定为“现代主义艺术”的基础。从而导致产生了把小便池摆进艺术展览馆的所谓“现代艺术作品”的产生,也导致了某些嬉闹者用软布包裹某市政府的办公大楼的所谓“艺术作品”闹剧的出现。一些反艺术、反理性的“取闹”活动,也竟被标榜为“现代艺术佳作”,形成了对人类艺术的嘲讽和挑战。这分明是一场“闹术”。是对人类文明的嘲弄。面对假丑恶“闹术”对人类优秀艺术所发起的冲击,许多人由于对这些东西缺少必要的历史知识和艺术思维的正确认识和评判,所以显得茫然和不解,感到困惑。一些人面对推动“现代艺术”的巨大财团的强大金钱诱惑,表现的困惑、迷茫,有的甚至屈服。但假丑恶的“闹术”,毕竟不得人心。我在同国家文化部领导人周和平副部长交谈时,周副部长说:‘连英国首相布莱尔,法国总统希拉克都对“现代主义艺术也有否定的看法。”更何况我们有着五千年绘画文明历史的中国人。面对“现代主义闹术”的泛滥,有艺术良知的艺术家们不能不进行深入地思考。是任其假丑恶的“现代主义闹术”蹂躏和嘲弄真善美的传统优秀艺术呢?还是坚决的起来捍卫人类数千年艺术文明的成果呢?我们甘肃省马家窑文化研究会坚决地选择了后者。

  经过对马家窑文化的深入研究,我发现,真正的“现代艺术,”在我国远古时期的彩陶画艺术中就已经产生。人类进化到距今八千多年时的新石器中晚期时,就已经形成了现代人。当时的先民已经和今天人类的大脑、四肢没有什么差别。马家窑彩陶画就是当时文明初始时期“现代人”的艺术创造,因此,可以说马家窑彩陶画就是当时的“现代人”真正的的【现代艺术】。马厂类型彩陶画用运了大量的抽象表现方法,将排列、组合、解构、重复、变形等手法用运到出神入化的地步,服从于先民表现崇拜的现实需要,处理得大胆、巧妙、夸张,而又符合理性原则。完全反映了我们中华民族的远古祖先们在艺术创造上的超前智慧。马家窑彩陶画为中国画形成抽象的传统表现方法奠定了历史基础,使中国画从历史上就行成了极其高明的“似与不似”之间的意象艺术,以至于后来的照相机技术根本无法影响和冲击中国画的生存和发展。马家窑彩陶画,特别是马厂类型的彩陶画,比起西方的“现代主义闹术”,那才是真正优秀的远古时期的最优秀的【现代艺术】。(图25-39)。

  王志安会长在研究中还发现:马家窑彩陶画中,不仅留下了绝对大量的理性绘画,同时也发现了数量极少的非理性的“闹术型”的彩陶画。它就是当时产生的“闹术”(图27—1)、(图27—2)、(图27—3)、(图27—4)。(这四个图是一个彩陶上的四个侧面)。

  这件彩陶出土于青海省马厂垣遗址处,是一件马厂类型的彩陶,距今已有四千三百多年的历史。这件彩陶上的所谓绘画,用散乱而无规则的氧化锰黑色颜料线条构成,怎么看也看不出上边画的什么东西(图27),估计就是史前的制陶艺人中的无聊者的信手涂抹“作品“。这恰恰留下了史前“闹术”——即今天所谓的“现代主义艺术”的真实遗存。如果哪位 “现代主义艺术“的提倡者和支持者,要把它作为宝贝收藏,我可以以十个亿的身价卖给他,因为,在我手里,它本身的艺术价值等于零,而它证明了这种“艺术”被历史淘汰了的证据价值和历史收藏价值却高达五个亿。如果谁人认为那是一件伟大的远古时期的“现代艺术”旷世奇作。那就叫“现代主义艺术“的提倡者再加上五个亿的艺术品价值费,赶快收藏起来吧,以高价收到人类四千年前的“现代主义艺术”真品,这正符合“现代主义艺术”的提倡者们理念——创造“天价”效应,制造最佳宣传效果,以达到推广 “现代主义艺术”的目的。

  回到原来的话题。我们不知道当时画这件“现代主义闹术”作品的作者,是否已有了西方“现代主义艺术”理念,是否已有佛洛伊德说的那种无意识创作的冲动,但他确实在四千多年前就“闹”出了类似今天“现代主义”的所谓“艺术作品”。但与此同时,我们又不得不思考,为什么四千年前中国就已经产生的“闹术”,却没有传承下来呢?本文限于篇幅不做深入探讨,但我确信“适者生存,物竞天择”依然是适用于艺术的淘汰法则。四千年前中国的“闹术”没有流传下来的原因,就是因为被不断进化的历史淘汰了。可见今天西方的“现代主义艺术”,在中国并不是什么新鲜玩意。而是早被历史淘汰掉的艺术垃圾。

  一种社会艺术现象的出现,必然有其深刻地社会原因。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艺术必然要受到经济和政治的支配,世界经济政治格局的变化必然导致艺术格局的变化。在古代,中国一直是世界最强大的政治经济超级大国,明代时中国的国民经济总产值占世界的三分之一,明朝之后,清执行了限制科学与文化进步,实行闭关锁国的错误政策,才逐渐使中国走向衰落。中国经济衰落后,欧洲的资本主义强国依靠工业革命的技术成果和资本主义迅速发展的经济成果走在世界最前列。中国之后,欧洲成为世界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法国艺术成为世界艺术的制高点。随后美国经过两次世界大战,超过欧洲成为现代世界第一经济大国,美国的国民经济总产值占了世界的三分之一。政治、经济和军事上称霸世界之后,面对强大的世界传统文化,他们不甘心忍受“纽约是巴黎艺术的殖民地”和美国人始终与物质主义、粗鲁、没有文化教养形象相连的“乡下人”地位。为了改变这种文化弱势的形象,美国发动了文化冷战,其决策者们竭力要制造一种“美国艺术”,全方位对抗巴黎艺术和苏联艺术,宣告自己的“独立”,压倒并取而代之。根据马歇尔计划,美国中央情报局动用了160多个基金会(尤其洛克菲勒基金、福特基金和卡内基基金)的巨额资金,在欧洲全力鼓吹“美国文化”和“美国艺术”,他们首先把抽象表现主义确立起来,然后把波普艺术、行为艺术、装置艺术、等“美国式”艺术确立为国际当代艺术的主流,并由此把世界艺术的中心从巴黎“移到”纽约。依靠金钱塑造起了美国式的“现代艺术”,其实这种美国式的“现代艺术”的实质就是反传统、反艺术。美国根据全球文化战略的需要,支持“自由和民主的堡垒”——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向全世界推广美国的“现代艺术”。美国的巨额资金成为操纵画廊和控制艺术世界的看不见的巨手,操作和炒作把一些急于成名的怪胎捧上了天,吸引了众多的无意于艺术而醉心于发财与出名的“艺术家”去追逐“现代艺术”大奖。

  导致产生“现代艺术”的另一个原因是,艺术批评的错误标准;“创造、创新为评判艺术品价值的第一标准”。在这个错误标准的推动下,许许多多的优秀传统艺术作品被扼杀,传统艺术失去了发展的空间,而反艺术的“闹术”却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诚然,艺术需要创新,但人类真正的优秀艺术却必须首先需要继承,只有在继承优秀传统的基础上不断创新,艺术才会有旺盛的生命力,才会使艺术越来越优秀。这正如奥林匹克运动会,只有遵守该项目的一切规则,才容许你打破该项目的世界纪录,才能使该项目的运动员越来越优秀。而不是取消该项目的规则,使该项目的运动员越来越糟糕。世界艺术正在发生着这样的悲剧。我们可以有充分的理由捍卫传统艺术。让艺术批评的标准,重新回到:艺术美的标准第一,创新标准第二的正确轨道上来。

  这种艺术批评的错误标准,还导致了当代艺术家处在两难境地。画家们(也包括书法家们)要进入市场,要面对大众的收藏,要进行严肃的艺术创作时,就要拿出传统的优秀艺术创作本领来。但要为参加展览追求入选而作画或写字,却要放弃传统艺术的本领,去揣摩评委的艺术口味,按照他们的根本没有标准的创新要求进行创作,实在太无聊和苦闷。但有些参展获奖的作品却往往展后没人喜欢收藏,有时连送也没人要,因为他太怪太丑,太没意思。这种标准,也导致那些坐在台上的评委们忍受为难,他们为了执行创新第一的标准,竟然连自己内心也通不过的“创新”作品,也讳心给它画上了同意圆圈。因而导致艺术作品越选越差,越选越丑。

  不能容许艺术批评的错误标准再为难艺术和艺术家了。我们应该提出美是艺术选择的第一标准,像选美一样的对待艺术品的选择,数千年来人类一直在进行着对美丽女人的选美活动,从古代的皇宫,到今日的民间。从来都是以美丽为第一标准,绝没有任何人提出以创新为第一标准。如果以创新为第一标准,就必然导致选出长着狗头或者驴头的创新型“美女”来。使选美活动变成“促丑活动”,像今日世界艺术一样的发生困惑。

  今天反理性、反艺术的“现代闹术”,其对现实的冷漠、对真善美的亵渎、恰恰与奠定了美国文明的现代商业、现代服务业在激烈竞争中建立起来的“关注民生、用户至上、服务第一”的意识完全相悖。“现代主义艺术”在取消艺术的同时,他们最终也必将取消自己。世界艺术必然要坚持理性原则和追求真善美统一的审美理想,这在马家窑文化中已经有了远古历史的昭示,也必将为人类艺术发展的历史实践所证实。

  上个世纪末,八十岁高龄的法国大画家巴尔蒂斯,一位阅历深厚的老者淳淳告诫中国的艺术学子们说:“现代西方是一个大乱的西方,我希望中国的朋友们不要受现代西方的影响,他们要表现那个所谓的个性,我觉得共性比个性重要”,这是一针见血的箴言。我们相信,有着从马家窑彩陶画开始的五千年深厚传统文化底蕴的中国画,和世界真善美的艺术,随着人类的进步,必将在传统基础上不断发展创新,焕发出新世纪更加骄人的光彩。



上一篇:下一篇:
  • CONTACT US
215_130px;
Copyright @ 2010-2017 陇ICP备05004307号 版权所有:甘肃省马家窑文化研究会 设计制作 宏点网络 52X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