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窑文化研究院

揭迷马家窑文化彩陶图案——王志安

2013年4月11日 来源() 作者() 阅读()

  新石器时代晚期的这一段历史时期,留下了大量的传说,但没有任何文字记载可以考证。彩陶就成了解开这个时代秘密的唯一天书。

  为了弄清楚马家窑彩陶图案上所表达的含义和存在的信息,就必须对大量的彩陶进行整理,分类、排列、研究。彩陶博物馆馆藏的一千多件彩陶为研究会的研究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证据。

  绝大多数的远古彩陶,都不是传世之品,基本来源于墓葬。它是虔诚之物,神秘之物,神圣之物。先民们在绘制这些彩陶时,怀着极其严肃、神圣和崇拜的心理在进行绘制。他们所画的每一笔线条,都不是随意之作,而是寄托着他们的情思,表达着他们的理念。他们绘制的图案,反映着当时社会的现实状况和基本思潮,并有着明显的传承关系。

  经过反复观察、思考、研究,马家窑彩陶图案画的一个个谜团终于被揭开了。

  原来,马家窑类型的彩陶上大量画着的水波纹,是先民们对水的敬畏和歌颂(图1、2,3、4)。他们居住在山坡上,采集果实,打猎为生,十分艰难的生活着。他们每天要下山去取水,他们离不开水,他们爱水,于是就赞美水,歌颂水,他们认为水是最神秘莫测、最强大和可爱的东西。与此同时,他们不了解水、不能驾驭水,也不敢到水中去。但他们却看到,蛙可以自由自在的在水里出没,又能在陆地上生存,于是就产生了对蛙的崇拜。马家窑类型的彩陶上经常可以看到蛙形(图3),那时所画的蛙是具象蛙,画得很真实,眼睛、腿都画得很具体,充满了对蛙的敬仰之情。

  到马家窑后期和半山前期,先民的审美观点和艺术思想有了很大的发展,他们把水的画法进一步图案化,红彩产生后,先民们在彩陶上四面定点,画成了二方连续的黑红两彩大旋涡纹图案(图7、8),这些大旋涡纹图案正是先民对水的崇拜、歌颂和赞美。

  随着农耕文明的产生,田地成为先民最重要的生产资料和财富(图9)。这件彩陶上,在大螺旋纹四面的空隙中画着四个黑彩人物,黑彩人物迈开大步行走在田野上,摔开两膀,张开五指撒种,撒出的种子漫天飞舞。证明在马家窑文化半山类型时期,农耕文明已经逐步成熟。

  半山类型时期,先民们已经有了自己开垦种植的较多的田地,先民们逐步结束了靠采集野果和打猎为生的艰难时日,完成了人类生产力的第一次飞跃。田地成了先民的第一生活来源和第一财富。此时先民们把对水的歌颂赞美,逐渐的变为对田地的赞美、向往和歌颂(图10、11、12、13、14、15)。他们把旋涡纹中的小圆圈逐步放大,画成了田地,越到后来圆圈越大,最后画成了布满陶面的四个大圆圈,圆圈中画满了田地。可以看出,此时的先民已经将农耕文明发展到一个较高的阶段,田地成了他们最神圣的财富,也成为他们最大的骄傲。所以这一时期先民们在彩陶上画着的图案,大量出现了与表达田地有关的内容。

  半山类型时期的农耕文明,给先民带来了繁荣和发展。从发现的半山类型时期和马家窑类型时期先民墓葬数量来看,半山时期人类的繁衍非常快。半山时期人类的数量远远超过了马家窑时期人类数量的数十倍到成百倍。这一发展成果的出现,完全归功于农耕文明的产生和发展。

  随着农耕文明的发展,先民们逐步走出山洞,走下山坡,靠近水源发展农田。但是,随着靠水地域的农田和家园的增加,先民们遭受水患的频率也越来越高,无穷无尽的水患常常淹没他们的田地、家园。使他们饱受水害之苦。甚至那时曾发生过非常大的洪水,西方民间有诺亚方舟从大洪水中救出世人的传说,而我国也流传着大洪水淹没了世界,只留下兄妹两人“滚磨盘”(注)而结婚的传说。可见大洪水是真实发生过的。这从马厂彩陶上大量绘制的“蛙神”图案上也可以得到验证(图16、17、18、19、20)。在新石器时代晚期,农耕文明发展之后,面对洪水的危害,如何战胜它、制服它已经成为当时先民最大的现实问题和最迫切的社会问题。所以,马厂的彩陶上,就出现了许许多多的“蛙神”。这些“蛙神”已经不是马家窑类型时期的具象蛙纹,而是抽象化了的“蛙神”。“蛙神”有类似蛙的巨大的腿部,在这些神奇发达的腿上,不仅足部长着足爪,而且在腿关节处也长着足爪,充分显示了它驾驭水的能力。这是先民们心目中的驾水神灵。他长着象蛙一样能驾驭水的强有力的腿,更有超自然的神力,他能战胜水、驾驭水,他是驾水神灵。这些神灵多数不画头,但从带雕塑的蛙神纹陶上和少数画头的蛙神上可以看到,但凡有头的,并不是蛙头,而是人格化了的蛙神(图21)。这就说明,马厂类型的陶器上大量出现的“蛙纹”,并不是蛙,而是先民们崇拜的驾水神灵。

  许多马厂类型的彩陶上,对称的两面画着驾水神灵,而另两面画着圆圈形的田园,意在表达田园受到了驾水神的保护(图22、23、24))。从马家窑彩陶画上,研究会了解到,在马厂类型的这一时期,水患是对先民们的最大威协,迫切要求制服水患是当时社会的最高呼声和社会最大需要。正是这种社会思潮和现状,才孕育和造就了三皇五帝之后用疏导之法治水的英雄大禹。

  在研究马厂类型时期的彩陶时,研究会发现它的图案虽然简洁,但表达的思想和社会内容却非常丰富,充分说明这一时期是一个思想文化非常活跃的时期。从而对蛙神的表现呈现了五光十色,班驳陆离的艺术世界(图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马厂类型的彩陶不仅在绘画形式上有很大的突破和创造性,而且在器形上有了更大的变化和创造(38、39、40、41、42、43、44、)。

  在马厂类型的彩陶画上不仅看到了对蛙神的极具想象力的表达图画,同时又进一步看到了蛙神纹转而向龙原形变化的发展过程。(图45、46、47、48、49、50、51、52、53、54、55、56)。蛙神出现之后,先民们在它的基础上进一步创造自己心中的精神象征,为了增强蛙神驾驭洪水的能力,给竖着的蛙神身上画上越来越多的腿,但加到四层以后就没法再画上去了。于是聪明的先民们把竖画着的蛙神横过来画,在蛙神身上画了许许多多强有力的腿和爪,绕陶一周,凌空飞动,成为驾驭万物,执掌乾坤的精神圣灵,这就形成了龙的原形,这就是史前龙原形形成的第三部曲,即先成为蛙图腾,再上升成为驾水蛙神灵,终而上天成为原始龙,形成了中国龙原形产生的一个完整的链条。它为中国龙的形成奠定了深厚的基础。这件马厂彩陶(图56)在上半部绕陶一周画着一条长了很多强有力的足爪的动物,这显然是中国龙的原形。从马家窑类型时期的蛙崇拜,产生蛙图腾,到马厂时期能保护田园的“蛙神”,再到不仅能制驭洪水保护农田,而且能飞上天空,腾云驾雾,呼风唤雨的“龙”。马家窑彩陶画为我们展示出了中华民族的龙文化是从蛙文化开始不断升华演进而成的发展史 。


上一篇:下一篇:
  • CONTACT US
215_130px;
Copyright @ 2010-2017 陇ICP备05004307号 版权所有:甘肃省马家窑文化研究会 设计制作 宏点网络 52X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