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窑文化研究会

中国丑书盛行的文化背景

2013年11月20日 来源(马家窑产业网) 作者(古 铁) 阅读()

  人们承认一个事实,三个月可以入门登堂作画,出画作,称画师,比如单线平涂,工筆画,只要你细心便可为之。而三年却很可能无法在书法领域敢称其为书法家,因为书法是需要深厚的书法功底,否则绝对写不出好字来,除非写丑书,以丑为美,當个丑书家。

  对于书法的美丑,只要是会写中国汉字的人,没有人会分不出好坏的。书法之美给人怡静,甜美,心旷神逸的感受,使人沉浸于美的享受之中。而丑书给人的感受就完全不同,它使人难受,厌恶,像遇到一个故作别扭的丑陋小人,或五官不正的邪恶之人。那种对衣冠不整,或面目狰狞的丑恶之人的厌恶感受就会油然而生。既然人们本能的对丑书有厌恶情绪,那么为什么在一些时候会丑书盛行呢?这我们就得从社会学的角度来分析这种现象。

  要说清楚这个问题,我们就得分成两个层次来解析。因为一个社会现象的出现,必须牵涉到几个方面的人群体,即:一个是推动群体,一个是响应群体。首先看是哪个阶层在推动丑书?再看是哪个群体响应并成为丑书的践行者?

  首先看哪些人在推动丑出並从理论上为丑书寻找依据呢?据我多年观察的结果,我认为是搞书法评论的人是始作蛹者。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快速发展,这种对书法艺术需求推动下市埸的急剧发展,把书法家变成了香饽饽,也成为日进斗金的摇钱树。书法家不光钱多,社会地位也风光异常,谁不眼红。于是搞书法理论的人近水搂台先得月,首先不甘寂寞,也到场来两张字,可由于功底不足,难免丑书伤雅。于是把气记到王羲之的身上,恨他为华夏树起的这座书法高峰太高了。毕尽是理论家,他们很快找到了韩愈批评和否定王羲之的话。于是这一段话便使他们找到了打倒正统美书权威的武器,以创新为晃子,使丑书得到了现代书法的美丽外衣。这是一个一石二鸟的方法,既使自己没有功底硬着头皮写的字成为新型书法或当代书法,从而获得了光环。同时给写传统功底书法的大家的作品蒙上阴影。从而使冠以当代书法或流行书法的丑书堂而皇之从理论的高度走进了当代书法殿堂,並借着理论的吹捧和市場操作,使丑书进入只听名气的有钱人的藏品框并成为向上级和要人送礼的文化人民币。

  我们再来看,是哪个群体成为响应者並成为丑书队伍的主体人群的呢?在我国的当代社会,书法影响之大使爱好书法和收藏书法的人群之广真是史无前例。自然就有许许多多的学习书法和从事书法的人,其中更不乏急于成名者,对他们来说,接受丑书理论尽快成为书法大家,避免为攀登传统书法的高峰而进行数十年的勤学苦练,靠忽悠也可成书法大家,這多省力省时。于是他们有了知音,跟着提倡丑书反对正统的书法理论,并奉其为至宝。这个群体在“理论“的引导下,在导师的带领下,在各种理论及刊物的引导下,源源不断地加入丑书行列,一个浩浩汤的丑书队伍,高举当代流行书风的旗旌,一路高歌猛进。吆喝着走进了中国书法殿堂。但丑书毕尽没有中国优秀书法的高雅基因,没有优秀基因作基础,自然缺少了生命力,在造化中被过滤和淘汰,似乎是注定的命运。

  
上一篇:下一篇:
  • CONTACT US
215_130px;
Copyright @ 2010-2017 陇ICP备05004307号 版权所有:甘肃省马家窑文化研究会 设计制作 宏点网络 52X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