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窑文化研究会

彩陶图案与现代装饰构成关系初探

2013年11月20日 来源(马家窑产业网) 作者(刘志刚 侯旭东) 阅读()

  约一万年前,中国进入了新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的人类并不满足于有黏土来仿制大地母亲的生命容器,他们还要在实物造型的基础上再运用色彩和线条。这种用色彩和线条进行有意识地“装饰”的结果就是新石器最具有代表性的文化器物——彩陶。

  彩陶的图案纹样绝大部分都是经过深思熟虑而预先设计好的但在总的构想形成后,在彩绘过程中亦有不少随机应变和创新,每一文化类型的各时期的彩陶花纹都有一些母题,又在不同的器形上呈现出不同的组合方式,在彩陶图案中体现出不同的形式法则。由于在长期的制陶生产和艺术实践中,不断地丰富了彩陶图案的绘制技艺,同时也提高了人们的审美能力,彩陶图案中恰当地运用了形式法则,这种美的形式法则为研究图案的构成方式提供了丰富的资料。下面分别列举在彩陶图案中经常运用的—些形式法则:

  (一)对比。是图案的形式法则中常用的重要的表现手法。没有对比,也就没有冲突,也就没有活跃而丰富的艺术效果。在彩陶图案中大量地运用着对比的手法,通常用等量形的对比和不等量形的对比两种形式。等量形的两种对立的造型元素的对比,如等量的阴阳纹,能使互相对立着的图案花纹互相映衬,艺术形象显得更加鲜明。而这种对比形式,又能使对立在构成的图案中起到相互制约以达到和谐的作用,所以是既对立而又统一的。不等量形的两种对立的造型元素的对比,常是以次要的花纹来突出主要的花纹,能起到主次分明、突出重点的作用。

  (二)变化。是在统一的基调中的形态不同,以细微的差别使图案具有含蓄的艺术效果。如马家窑类型晚期和半山类型的彩陶壶或罐的器腹上有满绘平行条纹的,但平行条纹有粗与细、疏与密或红与黑的变化,也有在平行条纹中夹平行锯齿带纹,因此图案虽都以平行条纹构成,但因有形状和色彩的差别,所以显得平而不呆板。又如马家窑类型彩陶盆内常以同心圆为主题花纹。这两组花纹同以弧线造刑但又有变化,再如马厂彩陶的四大圈纹,有以两组不同的花纹画在间隔的等形的圆圈中,是统一在圆形中的有规律的变化。

  (三)反复。彩陶图案也常运用反复的手法,尤其以同一纹样反复地出现,以加深人们对这种纹样的印象。而同一纹样循环地反复出现构成连续花纹,则使人不断地获得对这种纹样的感受。如庙底沟类型的彩陶盆、钵上有以正面鸟纹组成的二方连续图案,还层叠地组合在一起,像是成排的鸟队在空中整齐地飞翔。也有同一种花纹在彩陶的不同位置上反复地出现,在图案中相互呼应,使复杂的图案得到协调。如马家窑彩陶中的平行线、复道弧线纹;半山彩陶花纹中的合镶黑锯齿带和红线纹;齐家彩陶上的复道竖线纹等,都是作为间隔的花纹而反复地出现。有的彩陶上的同一种花纹,虽不等形、等量,但由于在陶器上反复地出现,也具有使图案起到协调的作用。如永靖出土的一件马家窑类型晚期彩陶壶,在壶上旋纹的旋心内和壶颈上都饰以网线纹,即是以反复出现的纹样而相呼应。

  (四)对称。是彩陶图案中经常运用的格式。对称也是一种重复,是位置对等的等量、等形的重复。器形较扁或腹部近于球形的彩陶,多采用左右对称或平移对称的格式。如庙底沟类型晚期彩陶的钩羽圆点纹、马家窑和半山彩陶的不同形式的旋纹等,都是顺着O形结构线作左右对称。一些器形窄长的彩陶,如大溪文化的筒形罐上图案中的花纹,常作旋式对称。如屈家岭文化的彩陶纺轮和马家窑类型彩陶盆内多为旋式对称的花纹。旋式对称是各种对称形式中最有动感的一种,具有循环反复的动感。

  有的彩陶图案还表现出刻意追求对称的意向,如将动物纹作摊开式地向两边展开,还有意地省略了头和尾及足或鳍,只余下左右对称的身躯。如石岭下类型彩陶的鲵鱼纹,仅以身躯构成对称的图案,简练而明快。

  (五)共同形的使用。两个以上相同图案中的某一部分纹样被相连地共同互用着,会产生强烈的装饰效果,使图案妙趣横生,这是彩陶图案中颇具特色的装饰手法。我们上述的阴阳相间的双关纹共用一条外形线就是一例。仰韶文化彩陶中的象牛性动物花纹,不少是运用共用形这一装饰手法的,如二方连续的人面纹,有运用两个人面共用眼睛的相互借形的装饰手法。半坡彩陶鱼纹运用共用形的例子也很多,有的两个头共用一个身躯,有的两个身躯共用一个头。彩陶图案中还由于意的转借与复合,构成了形的转借与复合,如半坡彩陶盆的人面和左右两边的鱼相结合的花纹中,两边的鱼头和中间人面的口部共用一个外形线。也有人面和鱼头,人面、鸟头和鱼头共用一个外形线而复合的。

  (六)相错。以相同纹样的相间交错的手法,使两组纹样紧密相衔,似连非连,而使图案结构错落有致,十分紧凑。如红山文化石棚山的彩陶多以上下两排三角形纹相间相错,又如马厂彩陶上以上下两排肢爪纹相错,再如半山和马厂类型彩陶上都有以两排大锯齿纹交错而成的折线阴纹。这类相错地波动的彩陶花纹,呈现为内向的动感。

  (七)利用不同纹样的重置,造成视觉上的错觉,来加强层次感。在马厂彩陶的四大圈形图案中常绘以网线纹,又在网线交叉而成的小格中填着各式花纹。这种在网线格中透出花纹的手法,使花纹变得掩映迷离,像挑花图案一般,给人以深远而含蓄的感觉。

  (八)点、线、面造型三元素的恰当运用。点、线、面是几何图案造型的三大要素,只有将点、线、面组合得恰当时,才能配置出生动的多变的有韵味的图案。庙底沟、马家窑等类型的彩陶,提供了许多在图案中成功地运用点、线、面来造型的范例。点是造型的起点和出发,线和面则都是点的延展和扩大。在这些文化类型的彩陶图案中,“点”的作用是突出的。“点”在彩陶图案中起着定位、过渡、衔扣、缀连、拨醒、聚汇的作用。

  这里需要提到“装饰”,无论是在概念还是在外延的层面,在许多场合都和“工艺美术”及设计艺术含糊不清,装饰作为人类的天性,它的与生俱来和在不同历史条件下的恰当运用,是人类艺术生活的一个重要内容。这一点已为早期的历史发展所证实。古代陶瓷艺术、青铜艺术、染织艺术等所取得的成就就是人类创造的明证。

  对于设计史而言,一切的人工造物智慧,不论是手工艺、装饰艺术、图案或是纹样工艺美术还是实用美术,一切生活的艺术都是DESIGN,也就是说“设计”是一种宽泛的“艺术”层面的生活方式。同时这种生活方式是建立在高度的秩序美感上的“结构”。

  设计是一种巧妙的构思,这种构思可以发生在实际生产之前,也可以发生在生产过程之中,通过一代又一代的人们的努力,渐渐积累和成熟起来,设计作为一种构思最终通过人类的生产劳动实现成为相应的物质成果,这些物质成果的总和便构成了人类文明的基石。

参考文献

1. 杭间 设计道---中国设计的基本问题.重庆大学出版社

2. 中央美术学院 中国美术史 . 高等教育出版社

3. 庞瑾 设计简史 武汉理工大学出版社

4. 王海东 马家窑彩陶鉴识 甘肃人民美书出版社

上一篇:下一篇:
  • CONTACT US
  • 地 址:甘肃临洮南关1号临宝斋文化楼
  • 邮 编:730500
  • 电 话:13893202682
  • 传 真:0932-2248000 2234799
  • E-mail:zhang.peter@foxmail.com
Copyright @ 2010-2016 陇ICP备05004307号 版权所有:甘肃省马家窑文化研究会 设计制作 宏点网络 52X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