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窑文化研究会

蛙神玉石雕的鉴赏与解读

2013年11月20日 来源(马家窑产业网) 作者(曹仁孝) 阅读()

  这件蛙神玉石雕于2011年3月出土于甘肃省临洮县城七拐巷建筑工地5米至6米的地下黑土层,出土地距马家窑文化遗址约4公里,出土地只有灰坑和这件石器,据分析当属于原始社会的神庙遗址。因其形状酷似长着双翅和尾翼的蛙,故命名为“蛙神”。经当地专家鉴定,“蛙神”反映着某种与原始人有关的信息,是马家窑原始部落或氏族在从事狩猎生活、图腾崇拜、庆祝丰收、祈求生育和农业祭祀以及进行巫术仪式时供奉的神灵,是马家窑文化演进中对蛙崇拜及蛙图腾的典型代表器物,系马厂文化以前的石器。“蛙神”承载着我们未知的许多原始社会的信息, 蕴含着深邃的研究价值,是探索马家窑时期原始社会意识形态和文化艺术的珍贵资料,有待于我们进一步深入研究。本文拟就“蛙神”所蕴含的原始信息,在归纳当地各方面专家意见的基础上,作一解读和分析。 “蛙神”正面

  一、马家窑原始部落的保护神。由于原始先民们认识能力所限,他们往往把某种自然物(一般为动物)认为是生命的来源,于是这种图腾变成了部落的保护神,“蛙神”就是马家窑原始部落在神庙里供奉的保护神。先民们认为神的喜怒哀乐和人是一样的,为了得到神的庇佑,往往以自己的方式取悦于神,如在祭祀过程中献上了他们认为最好的东西供神享用,跳起了模仿图腾动作的舞蹈。

  二、母系氏族社会生殖崇拜的表现器物。《说文解字》解释女娲的音义时将其与蛙联系在一起:“娲,古之神圣女也,化万物者也,从女呙声,古蛙切”。现代人类学学者有论及女娲即是蛙图腾神,认为“娲”与“蛙”同。“娲”即“蛙”,“女”与“雌”同,“女娲”即“雌蛙”。在中华民族的神话传说中,女娲与人类繁衍有密切关系,古文献记载女娲造人的神话,见于汉代邵应《风俗通》中的女娲“抟(tuán)黄土作人”。女娲神话传说和蛙崇拜在传播中被联系在一起,因为蛙也是易于繁殖的动物,在生殖意义上与女娲“抟黄土作人”有相似性。说明蛙崇拜即是女娲崇拜,女娲崇拜即是蛙崇拜,女娲是蛙崇拜的具体形象体现。伍德煦先生在《略论甘肃仰韶文化的类属和社会性质》中提出“马家窑类型时期处在母系社会晚期,半山类型是过渡时期,到马厂晚期已是父权制社会。”从“蛙神”造型看,其下身 “蛙神”背面

  有孔相通,属于雌性,是母系社会或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过渡时期的崇拜物,因此推定“蛙神”是马家窑文化马厂期以前的石器。同时,蛙产卵多,孵化时间短,繁殖较快。因此,“蛙神” 反映了原始社会人们追求多子多孙的愿望,寄托着先民们繁衍后代的希望,是母系社会生殖崇拜的表现器物。

  三、母系氏族社会崇拜的图腾。人在婴儿期,姿势保持着胎里的动作,四肢弯曲,与蛙的蹲姿类同;啼哭时哇哇大叫,与蛙鸣相似。在泛神论的原始社会,先民们不能不怀疑人是由蛙转生来的,或人将转生成为蛙。蛙的生命力极强,遍布江河湖泊,尤其是蛙到处都能生存,所以很多地方对小孩都叫“娃娃”,“娃、蛙”同音,希望小孩象蛙一样活蹦乱跳。古人寿命短,小孩极易夭折,是整个部族保护的重点,因此蛙是母系氏族社会人们最早崇拜的图腾。

  四、农耕时代庄稼的保护神和祥瑞的寄托。人们造神、敬神的目的就是相信神能给自己带来好处,能给人间带来福祉和祥瑞。据考古证实,马家窑文化时期已进入农耕时代,先民们观察到蛙吃庄稼里的害虫,保护庄稼,认为它是庄稼的保护神,也是人的保护神,就崇拜蛙,把蛙作为图腾。“蛙神”喜水,而水是先民生产、生活的命脉;“蛙神” 长着双翅和尾翼,它好飞,会腾云驾雾,超越了苦难、摆脱了困境;它通天,天是天神居住的美好地方;它善变,变是对生存环境的适应;它灵异,灵异使“蛙神”神秘莫测、卓越不凡。先民将这种种优点集中在“蛙神”的身上,“蛙神”也就自然成为祥瑞的寄托了。

  五、表现了马家窑原始部落先民想与天勾通的愿望。蛙是和雨水有密切关系的动物,民间就有“蛙声哑,禾苗枯”;“青蛙呱呱叫,大雨就要到”的民谚。蛙的活动规律能说明气候变化,蛙对干旱和下雨在生理上都有条件反射,其活动如同天气的晴雨表能够预报天气。由于原始先民认识所限,他们无法理解蛙对气象生理条件的反射现象,觉得很神奇,就认为蛙是人与天勾通的使者,故视它为神,对它崇拜。因此,马家窑原始部落创造“蛙神”,表现了原始社会人们想与天勾通的愿望。

  六、表现了马家窑先民们企求长生不老的心愿。马家窑先民们处于新石器时代的后期,生产力落后,科技不发达,相信世间万事万物都由神灵安排和操纵,人的生死由神灵掌控。企求长生不老始终是人类美好的愿望,蛙夏天活动,冬天冬眠,就认为蛙有灵魂,能死而复生,游离于生死之外,非常灵异,神秘莫测,这正是先民们所追求的美好愿望。所以认为蛙具有神的特征,就崇拜它。 “蛙神”左侧

  七、较高的审美价值和令人折服的艺术魅力。它具有古朴、奇异而精美的造型,形态栩栩如生,反映了古代人类奇妙的构思和较高的审美价值,它具有令人折服的艺术魅力。最为称奇的是,神秘的蛙长着双翅和尾翼,巧妙地把水、陆、空三类动物的特点组合在一起,使人产生无限遐想。

  八、表现了马家窑先民的一种综合创新意识。有学者认为,“蛙神”是源于对蛙的崇拜,又超越了蛙的图腾,是人蛙合一的形象,是一种综合创新的意识形态和文化的载体。马家窑文化时期,洪水泛滥,祸害人类,先民们常常遭到洪水的威胁,在洪水泛滥和水中作业时,溺水致死的事件常会发生,先民看到蛙在水中劈波斩浪如履平地,深感人比不上蛙,但人们有强烈的治理洪水的渴望,希望自己有蛙的本领,甚至希望自己变成一只蛙,这些想象便自然产生对蛙的崇拜,创造出了人蛙合一的图腾,表现出了马家窑先民的一种综合创新意识。

  九、造型设计表现了原始先民的实用观。马家窑原始先民在创作“蛙神”时,将正面左一半选为绿色石料(绿玉石),右一半选桔红色石料,必然有其深刻含意。中国古代有一种重要观念,就是把世界分成截然分离的两个层面如阴与阳、天与地等,先民们认为上天和神灵是一切知识和权利的源泉,天地之间沟通必须以特定的人和器物为中介,以特定的形式来表达。“蛙神”选材用两色石料、造型为阴阳两面的统一,可能是表现天与地的统一,认为这样塑造就有了生命(以艺术形式展现的生命),就成了天与人沟通的使者。“蛙神”表现了原始先民的实用观,他们只选择对他们有利的题材来表现,对于他们来说,题材的表现及所依附的器物都是有人格、有灵魂的,它反映了原始先民对自然、社会、生活的认识,对天地神灵的崇拜,还有艺术审美的追求。因此,“蛙神”是原始巫术礼仪、图腾崇拜的艺术再现。 “蛙神”右侧

  十、我国新石器时代中晚期造型艺术成就的代表器物。它是原始先民渴望反映自己,并经长期探索的表现形式的结果,是新石器时代原始先民文化演进的重要标志之一,表达了原始先民内心的追求和渴望, 记录了原始社会生活的重要内容,是反映原始先民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器物。它以物证形态及独具一格的艺术方式,透露出远古先民的艺术神韵, 反映了我国新石器时代中晚期造型艺术的高度成就,不仅具有令人折服的艺术魅力,而且有着极深刻的含义,是研究、探索原始文化艺术的珍贵历史资料,蕴含着深邃的研究价值,有待于我们进一步深入研究。

  总之,“蛙神”在甘肃省临洮县的出土,充分证明了马家窑彩陶的蛙纹从具象的写实演变为抽象的写意,并非只有单纯的装饰作用,而是蕴含了深邃的崇拜观念,蛙纹就是中国新石器时代崇拜物蛙的图腾。马家窑时期是史前文明大发展的时期,是较平和与安定的原始农耕时代即母系社会的鼎盛期,先民们过着以农耕为主、牧业与狩猎并举的生活。图腾崇拜、巫术礼仪存在并盛行于这一时期的氏族社会,在这一时期原始艺术和原始宗教极其繁荣。“蛙神”与整个马家窑文化彩陶中的生殖、巫术、求雨、护佑、祈福等文化母题相一致,因此“蛙神”就是马家窑时期独立于彩陶之外的、能够充分反映宗教(巫术)和原始图腾崇拜的实物,它既是马家窑先民对蛙崇拜和蛙图腾的典型代表器,又是马家窑文化大发展的代表性石器,还是中国灿烂的史前文化和原始社会意识形态发展的象征及标志物之一。

上一篇:下一篇:
  • CONTACT US
215_130px;
Copyright @ 2010-2017 陇ICP备05004307号 版权所有:甘肃省马家窑文化研究会 设计制作 宏点网络 52X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