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彩陶之上 天空之下

2013年11月21日 来源(马家窑产业网) 作者(王开元) 阅读()

  你想在古文化遗址寻找吗?你能找到什么?

  我找到了朋友,一位农民朋友,他正在收拾房子。五年前,他的妻子原因不明地跟着别的男人走了,留下两个男孩在他身边。这是无数个痛苦的夜晚,埋在土地的彩陶上,那举世瞩目的漩涡纹,也洗不净他内心的忧伤。难道我们真地坠入了旋转不息的漩涡之中。

  记不清我这是第几次来到这里,在我的劝说下,这位农民朋友似乎鼓起对生活的信心,买了一套新家具,将房子收拾的焕然一新,墙上贴满了他自己画的画,那些画是放大的原物,是心目中的,是他不自觉地超现实的产物。我曾问他在什么时候作画,他回答说:“愤怒时”。

  是的,“愤怒出诗人”,愤怒也能产生这位不想成画家的画家:他只画给自己,以解除烦闷、忧郁。这使我想起在这片产生过彩陶的土地上,表情纯朴而眼睛永含忧郁的人绘制彩陶时的情景。

  是我改变了,还是外界改变了?在我眼中出现的景象,表现得那么反常。

  他领我进入一个村庄,这是三月的一天。阳光十分明媚,柳树等待着发芽生叶,一切孕育在“欣欣然”的氛围之中。

  进入一家庭院,是我觉得反常的是,房屋的门口栽着一棵桃树,也许你会觉得这很正常。主人热情地递给我廉价香烟,一个约5岁的男孩将一支烟夹在耳朵上,一个男人看上去年龄不高,却已是满头霜发。我注意到院内用玉米草围起来的厕所,以及堆积在院内的一大堆粪肥。

  一只狗善意地朝我吠上几声,摇着尾。天空是蓝的,院外有人正在谈麦草的生意,我以为是收麦草给造纸厂的,却是用来做马的饲料。一斤麦草9分钱,一大捆草是无法称的,约摸估计而已。

  我来到这处处有文物的地方,我从人们的表情上,看不出所谓“古文明的辉煌”,他们认真地活着:生——痛——苦——笑——终结而已。

  这也使我觉得反常: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妇女,穿着一件线衣,露出胸口,大步追逐着跑出家门的猪仔,那猪仔跑的很快,他几乎追不上。

  这也许很正常,但当我用超现实主义的画和那种意识来审视这一切时,柳树黑的古古怪怪,大有翩翩起舞之势。

  一个男孩,约十四五岁,很有个性。他将我当成了收购文物的,当他拿出两个素陶而我未能出上使他满意的价格时,在我转身离去之际,他竟然一脚踢飞陶罐,使其破碎。

  这使我觉得反常,但我称赞这男孩的勇气。

  生活中似乎存在着大量隐瞒我们的东西。一句话可能触疼我们,一句话也能使我们莫大地宽慰。难道一切都是一种暗示?尤其在这产生过古文明的地方,人更容易迷信,更容易坠入神话与传说之中。

  这,也是反常?

  
上一篇:下一篇:
  • CONTACT US
  • 地 址:甘肃临洮南关1号临宝斋文化楼
  • 邮 编:730500
  • 电 话:13893202682
  • 传 真:0932-2248000 2234799
  • E-mail:zhang.peter@foxmail.com
Copyright @ 2010-2017 陇ICP备05004307号 版权所有:甘肃省马家窑文化研究会 设计制作 宏点网络 52X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