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窑文化研究院

鄱阳湖上散人会散翁

2013年11月20日 来源(马家窑产业网) 作者(马家窑产业网) 阅读()

  名 然(鄱阳湖文学主编)

  散人会散翁,相识情谊浓。

  缘聚渔家乐,谊结都昌城。

  引君观山景,伴翁聆涛声。

  逍遥蠡水游,兴赋鄱湖吟。

  那日,一次偶然的机缘,让我有幸与王师志安先生相聚在“江南渔家”的楼台之上,这全赖秀弟之功,成就了一桩散人与散翁之间的友交忘年的好事,幸甚!

  王志安老师,甘肃临洮人。系中国马家窑文化专家,现任甘肃省马家窑文化研究会会长、西北民族大学马家窑文化研究院院长兼马家窑文化研究院书法研究所所长、《马家窑文化源流》主编、《王志安诗书画丛刊》主编。他生于公元1944年,比我大了整整18个年头,已届古稀的年龄了。王老一生爱湖,曾游历过国内不少的大湖名泊,如青海湖、洞庭湖、洪泽湖、太湖,还有新疆的喀拉斯湖等等,所以他给自己取了个大气且极具个性的别号:“五湖散翁”。

       当我闻悉他的别号之后,心中顿感一惊,惊感于他的五湖称谓。继而又转为一喜,喜的是散翁二字竟与我不谋而合。想自己一直以来,自诩为鄱阳湖上的一散人,自号怡然散人,算得上是够放浪形骸的了。但令我没想到的是,竟然远在千里之外的内陆甘肃,还有这么一位老人比我更狂更野更散漫,仅一个名号便占尽了天下五湖,让我心生妒意。

  午餐是在热情而洋溢的气氛中度过的。大家虽是初次相见、相识,却因了大家都是同道中人,更兼秀弟串作媒介,便一切都显得是那样的自然和亲切。饭后,王老师顾不上休息一下,便执拗地要我们带他去鄱阳湖边走走看看。

  乘车过东湖大坝,一行来到了滨湖广场。在“都昌八景”的浮雕前,王老师看得非常认真,不时地同走在身边的江副县长,博物馆魏馆长交流观感,眼里充满着钦羡与探究的神情。我赶忙走近前去,打趣地对王老先生说:“先生可是看出了有一些不对么,这几首诗中的确有一两处错误,想是雕刻时,书录者浮躁,错录了原玉,致有此误,先生请将就点吧,呵呵……”先生及同行者听后,均不由会心一笑,坦然释怀。

  站在护栏边,我用手指着湖上的松门山和西山对王老师说,这松门山原本与西山是连成一体的,是古彭蠡泽的边岸。顺手往东边一指接着说道,这边是鄱阳盆地,原本座落有枭阳和海昏两个古县治。只是因了公元421年(南朝永初2年)的那场大地陷,松门山沉陷断裂,致使彭蠡湖水南侵,淹没了以上的两个县,湖水一下子就漫到了鄱阳城下,将鄱阳山困在了水中,形成了现代鄱阳湖的雏形。西山的钓矶便是东晋大司马陶侃少年时坐钓的地方,西山的石壁精舍及繙金台以及南山的繙金台是谢康乐精研子集的地方,开创了一代中国的山水诗风。无花山中,陈澔创办“经归书院”自成礼学一宗流,享誉天下。唐时的李白,宋时的苏轼、黄庭坚等均曾来都昌游历过并均有题诗留存于南山的碑廊之上。

  王老师在听完简短的介绍之后,兴致立马特别高涨起来。在饱览鄱湖秀色,聆听鄱湖音涛韵律之后,催促我们登临南山,寻古城之遗物;谒灵运之高塔;觅野老之旧踪;悦读苏黄之遗墨;赏桃花流水之雅韵。

  车停南山脚下,按步登山,别看王老已届古稀之年,腿脚利索得一点也不逊于我们这些尚称壮年的人。步履沉稳,坚实有力。近千级石阶半点也没有影响到王老师的游兴。他依次参观了南山博物馆、野老泉、东繙金台、清隐禅院、灵运塔、八仙石等鄱阳湖畔著名的景点,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一石,读得是那么认真专注,从他脸上的神情能看得出来,虔诚的内心早已被前人的独具的风骨所震憾!

  在离开南山景区的时候,王老师即兴赋诗一首《都昌行》:“名士几度鄱湖行,留取苏黄万种情,今上南山看盛世,桃花流水更铭心。”

  临近傍晚,王老师在下塌的东湖宾馆会议室挥毫泼墨,给我们分管文卫的江副县长写了“忠孝传家”魏碑体横批,“见素抱朴”瘦金体横幅;给我们《鄱阳湖文学》杂志题写了刊名,给我的书斋题写了“怡然斋”斋名;将即兴赋的那首“都昌行”诗作,以大开大阖的气势,以淋漓尽致的笔墨书录下来,赠与县博物馆魏馆长留作馆藏存念。

  王老师的书法作品沉稳中尽显凝重厚实之质感,飘逸处透轻盈翔动之灵气。不论是汉隶、行楷、瘦金、狂草等何种书写方法,他都能随心所欲,天马行空,随意地挥毫而就,自如不做作。就象一道山间的淙淙流泉,清新而自然。能亲眼目睹王老师书法,实乃生平中一大幸事矣。

  许是鄱阳湖人爽直的性格使然吧?当我看见王老师每每署上“五湖散翁,志安”的名款时,心中的妒意(应该是醋意吧?呵呵)便会不停地澎涨起来,有时甚至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内心里还真的有了要找王老师理论一番的冲动。

  终于,在晚宴上我还是没有按捺住自己唐突了一回王老师。我借着给王老师敬酒的机会对王老师说:“王老师,我有个问题想请教您,您这‘五湖散翁’的名号是怎么叫出来的?您以前可是从没到过这五湖之首的鄱阳湖啊,不过,从今天开始,您这‘五湖散翁’的名号才算是做足了,叫得实在了。

  王老师听后,哈哈一笑说,我曾经到过五个湖上去游历,所以就取了五湖散翁这么个别号,别的,我还真没注意到呢。这短短的几句言辞,将王老师那天然,质朴无华的心性以及大西北人的刚直,爽朗,粗犷的性格表露无遗,令我倾心。

  我赶紧接上茬说,王老师,天下号称为五湖的是饶州之鄱阳湖、岳州之青草湖,润州之丹阳湖、鄂州之洞庭湖、苏州之太湖。如今青草湖与洞庭湖融到了一起,丹阳湖早已因湖床升高而名存实亡了,你曾经到过洞庭湖、太湖,今天又来到了鄱阳湖上,算得上是一个足迹真正踏遍了天下五湖的“五湖客”了,真让我这个蠡水客对你是既羡慕又嫉妒,外加一个恨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您一生致力于马家窑文化的研究和挖掘,我这后半生将致力于鄱阳湖文学的推广和传播,应该说是走在同一条道上来了。从此以后,我当努力向您学习,向您看齐,希望您能收下我这个不入流的小学生吧,将我这个坐井观天的蠡水客,一湖之散人带到外面的世界去接受来自各方面的洗礼吧!

  这正是:散人初会散翁,两地书文与共。一日随行畅游,义交忘年友同。

  
上一篇:下一篇:
  • CONTACT US
  • 地 址:甘肃临洮南关1号临宝斋文化楼
  • 邮 编:730500
  • 电 话:13893202682
  • 传 真:0932-2248000 2234799
  • E-mail:zhang.peter@foxmail.com
Copyright @ 2010-2016 陇ICP备05004307号 版权所有:甘肃省马家窑文化研究会 设计制作 宏点网络 52X52